清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89|回复: 1

九(1)班龚釜奎作文:再回故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3 18: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文:再回故乡
建始县实验中学九(1)班龚釜奎
    母亲患了重病,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西医中医都看过,但医生郎中们看后只是摇头,没说更多。我们没有告诉母亲她的病的详情,但我知道母亲一定是有所察觉的——她突然托我带她回一趟故乡离家二十多年,母亲从来没有说过想回去。可经历了无数战乱的洗劫之后,我无法去想象故乡成了什么样子,但母亲是个恋根的人,我又无从拒绝,捎上了宏儿一家,带上母亲与妻子,重回故乡去。
    正值夏天,我们一行人坐着船,渐近故乡。远远的望见了一片沙地,沙地边是绿油油的西瓜地。我脑袋里显出一副模模糊糊的画面:月亮,西瓜,沙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在嘴边回旋,却又叫不出来。贝壳,跳鱼儿,猹……我似乎是在这边瓜地听得这些稀奇事,却又不像。田里有几个人劳作,远远的看着我们。湛蓝的天空下,几缕炊烟缓缓升起,远近都立着几个村庄,虽有些荒芜,但不少活气。
    啊!这还是我二十多年前回来过的故乡么?
    记忆中的故乡是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模样的。可现在两种记忆重叠在一起,反倒让我糊涂了。故乡应是现在的样子,却又不应是现在的样子。我的母亲也诧异起来:“我这把老骨头了,脑袋也病糊涂了,宏儿,那边是原来的码头么?”“是哩是哩”,宏儿有些高兴的说,“我认出来了。出发前我给水生写了一封信,没想到联系上了。回信里他说老屋已经荒废了,主人家也已经不在这了,他已经帮我们置好了新住处,到达的时日我已经告诉他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来哩。”宏儿又说。我被宏儿的话一激,那些模糊的沉在脑底的记忆又复活了。我感到莫名的高兴,说:“水生?是那个水生么?他的爹闰……”我本有一连串的话要说,但又被这个名字给封住了,心中又不免悲凉起来,脑海里只剩下一声又一声的“老爷!老爷!”。母亲也想到了什么,和我一同热切的望着码头,却又害怕那个人出现。但小小的码头上,只有一个瘦瘦的女人站在那里,急切的盼望着什么。不知怎的,我没看清她的脸,但无故的觉得她的颧骨一定很高,说不定还擦着白粉。她的脚向外张开,一高一低,像个圆规。
     “杨二嫂!”病怏怏的母亲兴奋起来,尽量的大声喊了一句。听得她的喊声,杨二嫂也认出来我们,在岸边来回挥着手,两只脚一高一低的扫来扫去,待船靠岸后,她跑过来一下抱住了母亲:“我的老妹妹,你可回来啦,水生已经告诉我了。但这个大忙人现在阔了,一定是忘了哩……”听着这个刺耳的声音说“阔”这个字,我不免发虚,连忙挽住了太太的手,别过身去。兴奋的杨二嫂察觉了我的异样,想了一下弄明白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迅哥儿,当时家里穷,就顺手牵羊的拿了你们家很多东西,还造了流言……你别介意。”母亲却接过了话:嗨,他怎么会介意呢。二嫂,你刚刚说水生阔哩,怎么讲?”“路上说,路上说。”
    风轻轻抚着树林,杨二嫂用比发射子弹还快的吐字速度给我们讲着水生发迹的由来。“你们不知道啊,水生在他十六岁那年跑到城里去了,说是不想一辈子种地。他在城里先是做了些小工,后来攒钱后就做了些小买卖。几年后又跑了回来,一回来就用做买卖的钱当下了咸亨酒店!这时他家的田也没有人种了,就把田分给了穷人家。本来给我分了一块,我这把年纪哪里还种的动地?就让他把田给了一位亲戚。但他店里的豆腐只在我这买,照顾着我的生意……只是他爹……”杨二嫂滔滔不绝的讲,可讲到这个名字时,也突然像我一样停下了。大家都以期待的目光看着她,但短暂的沉默后,她却说:“看,前面就是咸亨酒店了。然后扫着圆规似得脚,拉着母亲走到前面去了。因为她的脚的缘故,走起来总感觉是一跳一跳的。她与我的母亲同一辈,也是七八十岁了,白发苍苍但却不乏活力。
    走进咸亨酒店,有几个客人在吃酒。酒店格局与往常有些不同,但大体还是以前的模样。我曾经就在这里做过小工,还记得一个姓孔的人在柜台教过我回字的四种写法,还欠着掌柜的钱。但后来他没有来还过钱,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在人世。“水生,你的贵客来了。”  
    杨二嫂对着掌柜台尖利的喊了一声,引得吃酒吃菜的客人都看向我们,也打破了我的思绪。一个穿着朴素的年轻人抬头看了我们一眼,“哦”了一声,继而陪着笑迎了上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大伯,老太太,我正想去接你们呢。大伯您不用担心,我让人打听过了,上海有位洋医生能治老太太的病。我已经安排好了,老太太先在这里修养一段时间,过几天就去上海找那位洋医生……哦哦哦,宏儿!”宏儿也认出了水生,两人拥抱在一起,“上次一别,多久了?二十多年了!你还叫我到了家去玩哩。”宏儿说。“哈哈,一定去一定去。”店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氛。可我不仅仅是高兴,我简直是兴奋的想要跳起来,心中的厚障壁也消失了,脱口而出:“水生,你爹呢?”我以为这时会有一个熟悉亲切的声音在店里的某处喊一声“老太太”或“迅哥儿”,可我并没有听到这喊声。水生慢慢松开了宏儿,脸上的喜悦又有些悲凉了,吞吞吐吐了了半天才说:“那个……我爹……他……他……死了……”大家有些愕然,谁也没有说话。好半天杨二嫂才扶着我的肩说:“迅哥儿,其实刚刚来的时候我就想告诉你了。闰土他……他掩护几个八路撤退时……被鬼子开枪打死了。”接着又是可怕的安静。安静的听得到外面树枝摇晃的沙啦啦声音,像猹咬瓜的声音。我以为本来我已经忘记的小英雄形象,在头脑中又变得清晰了。“大伯,我们去吃饭吧,杨二嫂也一起来吧。”水生轻轻的说。杨二嫂一听可以蹭饭,拉着我母亲进去了。
    席间水生宏儿聊着往事,而两人的孩子在外边玩起劲,我心里有些欣慰。但我实在无心吃饭,让水生给我找了把胡叉,待到月亮探出头时躺在了一片瓜地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3 18: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观点:这是一篇对鲁迅《故乡》得到的续写。二十年后的故乡,会是个什么样子呢?经过战乱,荒芜里却显出活气。然后,通过描写故乡人物杨二嫂、水生的变化,表现了故乡今非昔比,未必是作者希望的那样,但却有了明显的进步。尤其是水生经营“咸亨酒店”的情节,将《孔乙己》中的内容串联起来,颇有创意。人物形象,有所发展和丰富,较好地表现了主题。心理描写和景物描写,细腻生动,较有特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注册协议|小黑屋|社区公约|手机版|建始网 ( 鄂ICP备05004864号 )

GMT+8, 2018-7-22 10:49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