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7|回复: 0

高坪镇高坪小学 黄运芬 最是橙黄橘绿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30 22:13: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是橙黄橘绿时

               高坪镇高坪小学    黄运芬

         记不清是哪天起,桔子闯进了我的童年,也闯进了清瘦贫瘠的胃。正所谓物以稀为贵,家乡虽有茂林修竹,屋舍俨然,却没有人种桔树。我们家父亲常年生病,自然也匀不出时间关心哪里有桔树苗。倘若看到村子里孝顺的堂哥将桔瓣硬塞进他母亲嘴里时,我只好狠狠地将清口水咽回肚子里,我真嫉妒他有个跑长途大货车的父亲。
        许是我的馋样被母亲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上。除夕那天晚上,母亲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温热的桔子,神秘兮兮地递给我们几姐妹。我们像欢迎在过年的方桌上才能一睹风采的猪蹄子腊肉一样,齐刷刷地把虔诚的目光投向了母亲龟裂的手掌。母亲小心翼翼地剥开光泽饱满的桔子皮,将桔瓣一一递到我们手里。我们的眼里鼻子里心里全是桔子满满的诱惑,唯独忽略了母亲转到墙角擦拭眼角的悲伤。等我们吃完,母亲才告诉我们,这粒桔子是镇上医院院长送的。
         那天早上,别人家都在热火朝天地准备年夜饭,只有我家的冷火凉灶映着寒光。父亲还在床上呻吟着,蜡黄的脸上写满对我们几姊妹的歉疚,他从薄薄的枕头底下摸出两毛钱,却没想到这带着体温的两毛钱酿了大祸-----弟弟用它们买了震天响的大炮仗炸伤了左手。汩汩流出的鲜血让母亲慌忙放下了盆里孤零零的腊猪头------为了给父亲治病,家里凡是沾了点瘦肉星子的腊肉全都卖掉了。她慌急火燎地把弟弟背到镇上的医院去,医院冷冷清清,连值班的医生也回家团年了。她跑到院长家里去求情,尽管院长以七八十年代包火种的速度为弟弟清理了伤口,还是没能保住弟弟的大拇指盖。母亲又央求正要回家休息的院长赶快给弟弟输液消炎,家里还有四个尚未成年的女儿,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丈夫,一个年迈憨厚的婆婆,她必须尽快回家做年夜饭。
         院长看到弟弟瘦弱的不成样,就跑回家给弟弟拿了一个桔子。母亲放心不下嗷嗷待哺的几个女儿,她把院长强烈要求给弟弟办住院手续的叮嘱抛在脑后,将刚打完针还疼得龇牙咧嘴的弟弟抱在胸前,又生怕桔子搁在衣兜里挤破了,就把桔子攥在手心里带了回来。
         这泛着母爱光泽的桔子到底没能制服我们几个姐弟肚子里的馋虫,正月里,堂哥漫不经心地在我家吃桔子的模样,还是被我们几姐妹认定是明目张胆地炫耀。他再来我家时,我们索性关上了厚木门。
         我们的举动没有逃过父亲的眼睛,这年正月尾巴上,在县农业局工作的舅舅来探望父亲,父亲便恳求舅舅弄几棵桔苗秧子给他。不负众望的是,过不多久,四棵桔树苗很快在我家门前的菜地里安营扎寨。也许是因为“桔生淮南为桔,生淮北则为枳”的关系,桔树竟然只活了两棵,且年年只开花不挂果。但是,桔树为我们家带来了福音,父亲的病不仅痊愈了,且又恢复了全村“最勤扒苦作的男人”的美誉。
        岁月催人好,秋风催果熟。母亲看着我们天天徘徊在又小又硬的桔子跟前,便将桔子肉掰开炖腊肉,桔子皮磨细后当作料拌豆豉,腊肉的咸硬和豆豉的辛辣经桔子的鲜香调和,全都成了至上的美味。村里的其他妇女也将母亲的手艺学了去,向堂哥家或者我家讨要桔子皮做豆豉,焖在坛子里的豆豉再流转到饭桌上,格外地芳香四溢。这多多少少让我们对桔子的渴盼减轻了分量。
         此后经年,我家的桔树还是只在春日里放香,白白的小花含着幽长的芳香在村子里袅绕,那香味当真是村子里一道别样的风景。可一挨秋天,桔子树就像得了秋风的命令似的,一个劲的掉雏形的小桔子。幸好我们几个姐弟也长大了,市面上也有堆积如山的桔子出售,我家的桔子,再也没有人对它牵肠挂肚。无人问津的桔子树成了弟弟的摇篮,没事的时候,他拿本书在桔子树的树杈间晃悠,一坐就是几个钟头。桔子树呢,倒也坚强柔韧,竟然一根枝桠也没有断掉。又因桔皮是我们家最受欢迎的调味剂,这让我们对桔子树又多了一重敬意。父亲呢,依然在每年的春天给桔子树培上农家肥,他常说,虽然桔子树丢了它的本职,可人不能忘本呐。
         最令人称奇的是,桔子树似乎真的跟我家同呼吸共命运,在半生劳苦的母亲一病不起的时候,桔子树居然史无前例地缀满了又大又甜的桔子。当我们把桔子捧到奄奄一息的母亲跟前时,她已经虚弱得只能喘气了。看着饱满的桔子,她的眼里蓄着满足。在目不识丁的母亲眼里,她一定觉得这是个良好的预兆。可是,这一次,桔子树没能给我们报喜,母亲在这年冬天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桔子树呢,似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收走了魂魄,第二年,它的新叶又少又小,再也没能撑起一个香甜丰腴的秋天来。
         谁说草木无情呢,几年过去,当我们姐弟几个终于从母亲离世的阴影里走出来后,我们又开始徜徉在那两棵桔子树下了。我们惊奇地发现,桔树重新焕发了生机,且枝繁叶茂,果实充盈,滋润着我们思念母亲的味蕾。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苏轼赠给好友刘景文的诗里,有人读出了风景,有人读出了凄凉,我却读出了勃勃的生机。人生秋至,不打紧的,给心灵种上一棵桔子树,即使寒风料峭,也能满满地盛着希望,生生不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注册协议|小黑屋|社区公约|手机版|建始网 ( 鄂ICP备05004864号

GMT+8, 2017-9-23 00:49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