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4|回复: 0

建始民高1509马俊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30 13: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竹鞭
 亲情是朱自清文中父亲的背影,亲情是孟郊慈母手中的针线,亲情是王维‘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叹,亲情是那年今日母亲手中的竹鞭。
  在蜿蜒曲折的公路尽头,坐落着一座低矮的房屋,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其中,和许多家庭一样,父亲在外平波,维养家糊口而奋斗,母亲在内主持家务,相夫教子,儿子也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孩子,从不为父母添乱,还经常帮母亲做家务,一家三口幸福美满。
  因为父亲很少在家,所以管教儿子的义务也全部落在母亲头上,因此母亲也就变成了对他人和气而对他严厉的人。她每次犯错母亲的脸色会变得十分难看,会严厉的呵斥他,甚至是棍棒招呼。
  有一次放学回家,他和几个同学经过一片桂花树林,他们被飘来的阵阵花香所吸引,不由自住的向树林靠近,靠近后发现没有人,他们的胆子变得更大了起来,便向猴一样窜上树,他并没有爬树,只是静静站在树底下,因为他始终铭记母亲的话,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分毫不取。树上会时不时的扔下一些桂花树枝,他拾起来,放在手里,如视珍宝,不一会儿,他们便看见林场主人飞奔的身影,他们便急忙的逃窜,他跑得最慢,被人当场捉住。
  当他被送到母亲面前的时候,母亲的脸开始阴沉起来露出了一副严肃的面孔,送走那人后,母亲从屋内拿出一块搓衣板,让他跪在上面,手里拿着他不能再熟悉的竹鞭。对着他的后背抽打,嘴上还问他;‘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面对好东西就忘记了是吧?’他并没有狡辩,只是默默承受,因为他知道现在的理由是无法抑制母亲心中的怒火。
  受罚结束后,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早早的爬上了床,背上的伤口还是火辣辣的疼,而他依然静静的躺在床上默默地忍受着一切,像一直在绝望中舔舐伤口的野兽。不知不觉中它逐渐睡着了,隐约听见一个人说;‘姐,那些小家伙都说你家孩子没有摘桂花,他只是站在树底下,是我冤枉他了。’终于。母亲忍受了许久的眼泪悄然落下,而此时,剩下的只有开门的声音和母亲心疼的声音。
  或许是命运的不幸注定要将自己缤纷多彩的梦撞碎:或许是天地的无情终归要将自己的继日的辛勤当做泡影放飞;或许是许许多多的乃以理解却又实实在在的障碍与挫折早已将意气风发的拼搏与百折不挠的进击化为道道忧愁,阵阵孤寂,那么请在凄惨中回过头,家依然在身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注册协议|小黑屋|社区公约|手机版|建始网 ( 鄂ICP备05004864号

GMT+8, 2017-9-24 14:53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