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3|回复: 0

建始民高1505朱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30 13: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冬日的暖阳(1505朱淼
   领略过“春风又绿南岸”草场莺飞的春天;欣赏过“霜叶红于二月花”林尽染的秋天。独独冬日的斜阳拉着人们晚归的身影,弥漫着一家人谈谈的温情。
   江畔小舟,轻轻地芦苇,南来聚拢冷瑟的东风轻轻的吹着傍晚的残云,高挂的斜阳暖暖的照着我们的身影。一天的疲倦都在悠闲地漫步中消散殆尽,刚出门时,我还有许多不情愿,只是一步留神就被爸爸一手偶提着出了门。扑面而来的不是清冽的花香,而是令人不禁一颤的冷风。妈妈往我脖子围了一条不明不暗的灰色围巾,仿佛更衬托着冬日的黯淡。
   远远地瞧见池塘边的柳树被冬风剔光了毛,只有几只枝丫随着风拍打着冰面,努力了半天也没能“惊起一滩鸥鹭”。而爸爸却早早的拖着一块石头,招呼着我抱着鱼杠,等着他用石头凿开一个冰面。此时的池水已不似往常的清澈,除了淡淡的灰白还夹着几许被冰冻住的翠绿色水草。妈妈指挥着爸爸王冰面更薄,睡眠浑浊的地方砸,我笑着打趣道:“老爸,你还指望老妈给你指出条大鱼吗?鱼不都在水深的地方,你抓上来一团水草我可不要。”爸爸没说话,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继续埋头苦干。我深感无趣,于是非拉着妈妈往一旁的小路走,妈妈一手楸住我搞搞撅起嘴,笑着说:“嘴撅那么长,是要用来挂腊肉吗?”于是我们招呼了一声爸爸往小路上走去。
   只见夏天里还开的茂盛的野花早不见了身影,不知道是不是早化作了春泥只等春天再绽放。杂草里也只有枯黄衰败的叶子,一半耷拉着脑袋在微风中轻轻地点头,一半夹杂在弗兰的植物中被雪掩埋。妈妈远远地走在我面前,我被一声从杂草里传来的“咕咕”声所吸引。掩映在表面的是一种颜色枯黄,很大的茅草,一丛丛的蔓延在附近的山路上。我一边扒开草丛仔细的寻找,一边叫喊着妈妈,就在快要放弃时我却看见了草丛里一闪而过的尾巴。我兴奋的边跑回,边回头对妈妈说道:“妈,草丛里有野鸡咧,你在这等我,我去叫老爸来抓!”等我一口气跑回池塘边,爸爸已经像姜太公一般的老僧入定,静静等着鱼儿上钩。我手舞足蹈的对着爸爸说着我的“大发现”,连围巾跑掉了都没有差觉。爸爸先是提着围巾给我围上,又返来回家拿来捕鼠夹。边走还边赏了我几个“糖炒栗子”说道:“读书也没见你这么积极,是搞学习也有这个精神头就好了。”我对着爸爸打着“马哈哈”,吐了吐舌头又连连点头。
   随后妈妈配合着爸爸在草从里找到了几个野鸡容易藏身的地点,放上捕鼠器,撒上玉粒,只等我们走后野鸡能自投罗网。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像鲁迅小时候鱼闰土一样受益匪浅,我却对明天充满了期待。
   渐渐地橘黄色的云彩已经慢慢褪去了好看的衣裙,最后一丝残阳暖暖的照在我们身上。背后,是依偎在斜阳中被一点点拉长的身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注册协议|小黑屋|社区公约|手机版|建始网 ( 鄂ICP备05004864号 )

GMT+8, 2017-11-23 19:17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