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5|回复: 0

怀念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3 11: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怀念父亲
                                           建始县中等职业技术学校   吴玥
父亲,是一位伟大的人。我总认为人能称的上伟大的,并不多,一定得德才兼备的才行。但父亲却是当之无愧。准确的说,父亲是我丈夫的父亲。
       我与父亲接触已经是多年前了,初与丈夫交往的时候,他把我带到他家,在家里,我第一次见到我的父亲。父亲话不多,但我能读到他对我的关爱,总是在一旁让丈夫为我多夹菜。第一次,我们并没有多聊,直至以后,我和父亲的交流也很少,但我总能感受到父亲对我的关爱。父亲多年为官,并没有染上官场上任何污浊的脾气,对母亲一直是极好的。虽然有时候母亲也会说父亲一辈子从来不对她笑,也不知道关心她,但我能从母亲的眼睛里读到幸福。
    父亲对妻子对子女的爱是在心里的,从来不会轻易流露出来。这与父亲在家排行老大有很大的关系。他会很照顾自己的弟弟妹妹,即使到现在,叔叔姑姑们早已都成家多年,孩子也已经很大了,但只要父亲一回老家,或是姑姑叔叔们来看望大哥,父亲总是会格外照顾,母亲有时候也会吃醋,但更多的时候,母亲表现的很出色,是一个好大嫂。
    父亲有两个孩子,丈夫是老大,还有一个远在西藏的弟弟。在身边的长子也像极了父亲,总是照顾自己的弟弟。十年前,父亲病重,做手术,丈夫一直在身边照顾,那也是我第一次看见丈夫流泪。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在亲情面前,在生死之间,又是显得何等的微不足道。这次病重之后的父亲身体状况大不如前,人也消瘦了好多,母亲一直精心照顾着父亲,但父亲的病还是加重了,看着被病痛折磨的没有人形的父亲,我第一次刻苦铭心的感受到无奈,那是一种锥心的痛。我不太会交流,丈夫总是让我多陪父亲说说话,但更多的时候是我陪父亲就那么坐着,我害怕我的任何的语言都变的那么苍白。
仍然清楚的记得父亲去世的前一天晚上,丈夫给我打电话了,他在电话那头情绪激动,医生说已经长到呼吸道了,丈夫在说这话的时候,我分明听到已经颤抖的声音,匆匆的挂了电话。我回忆起父亲的一生,它是一个传奇。 和父亲的父女情缘并不是很长,但我却份外珍惜它,曾记得我的爸爸带我到他们家去“看人家”,回来后告诉我说:小柳的父亲是个好人。父亲是个好人,可好人为什么就不能有好报了!
如今父亲去世也已经有七个年头了。与叔叔们闲聊起来,至今还在说,你父亲一直很勇敢,能看到你们结婚是他最大的心愿,在他最后阶段,其实已经无法整晚入睡,但都一直坚持到你们结婚后才真正放心走的。
现在我们也早已有了自己的孩子,只是父亲永远也没能见到这个他心心念念的孙子了。孩子还在咿呀学语的阶段时,有一天,他突然指着柜角上一张只有2寸大的照片,喊着“爷爷、爷爷”,丈夫很是惊讶,告诉我说:这张照片可是父亲年轻时北京“大串连”照的,那时候最多十五六岁。一岁多的儿子居然能认出这是他从未见过面的爷爷。我想,这大概是在那边的父亲对他这从未见过面的孙儿牵挂了,来看看的吧。
     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
   之子归穷泉,重壤永幽隔。
     今夕何夕,再次缅怀父亲,我只想告诉您,我们一切安好,毋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注册协议|小黑屋|社区公约|手机版|建始网 ( 鄂ICP备05004864号

GMT+8, 2017-9-21 14:58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