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888|回复: 2

建始姑娘援非手记(五):从冬到春到夏·色彩的天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14 15:4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杨欣慰
  阿尔及利亚的苍茫大地,在短短三四个月时间里,似被一只无形的神来之笔描绘,悄然幻化了几季炫丽的色彩。
  踏上这块国土时,正值萧瑟的冬日,从阿尔及尔经奥兰再到塞义达,无论是在飞机上俯瞰还是从车窗中放眼,映入眼帘的几乎全是一望无际、干枯苍茫的黄。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渐渐的,春风吹遍大地,满眼都是漫不到边的新绿。眼前,已入初夏了,那绿便像反复被画笔涂抹着,将越来越茂盛的麦地,浸染成浓烈与浩荡的墨色大海,阵阵涌来,铺天盖地般淹没了人的眼与心。
  这绿让人忍不住想要就此沉静下去,像渴望被人拥抱似地坠入这片满怀希望的温情里。
  只是猛然间,一抹艳丽的红、一缕鲜亮的黄、一丝高贵的紫,毫无征兆地跃入视线,忽地就惊扰了绿色的梦。如某首安魂的曲子,被和谐地渗透了活泼的音符,慢慢苏醒。
      睁开眼睛搜寻、竖起耳朵聆听,原来那打破绿之原色的,是花、是只要能够生长便倾其所有竞相盛开的特有的非洲植物的花。
  那些花儿,如果所属植株高大,便被拥在葱浓的绿叶之中,大朵大朵地层层叠叠开放,如火如荼、不依不饶。
  那是玫瑰,是月季,是仙人掌,是一切可以将枝条长满锐刺的树,将其向天空索取的足够阳光与向大地吸收的足够水份,转化成红的、粉的、白的、胭脂的色彩,无私地点缀着母体本身那单调的绿。
      然而,就像能秀于林的木,总是少数的物种。多数的花儿,在阿尔及利亚这块神奇的大地上,只能竭尽全力地开在母亲干涸的怀抱里。她们巴巴地贴在黄色的泥土上,倔强地从某滴雨水不小心冲开的泥缝中钻出来,用单瓣却极力伸展的花片,浓缩着甚至看不到叶之本色的植物精华,默默地证明着生命的真实存在。
  最让人称奇的,是翻滚在阵阵麦浪中的虞美人。纯度极高的艳红,在同样纯度极高的墨绿中,忽隐忽现,像宝石,甚至像罂粟,妩媚娇羞如眼波,娟秀灵丽如水袖,任你何等道行高深,终究无法移目。
  回忆总是如影随形。似乎就是昨天,我们从那片误打误撞进入的麦地一路向前,路的尽头是无垠的葡萄园。走在笔直而苍黄的泥土路上,路边高大修长的杉树,如列阵的士兵,恭敬地肃立。那时的我们,悄然静寂地行进着,如同童话中的人,被画进绿与黄完美交融着的画布上,低低地矮下去矮下去……(编辑蔡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5-14 21:06: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愧是天堂的缤纷色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5-25 10: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美,很诱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注册协议|小黑屋|社区公约|手机版|建始网 ( 鄂ICP备05004864号 )

GMT+8, 2017-11-24 17:02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