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480|回复: 4

建始姑娘援非手记(二):她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5 08: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杨欣慰
  根据中阿两国政府2010年重新签署的《关于派遣中国医疗队赴阿尔及利亚工作的议定书》,第23批中国援阿医疗队78人分为8个医疗分队,在塞义达、马斯卡拉、塞迪夫等省级医院开展医疗援助工作。其中,塞义达医疗分队9名医师分别服务于塞义达综合医院及妇产医院。
  我们3名妇产科医师及一名麻醉科医师,在与塞义达省卫生厅、塞义达妇产医院签署具体工作议定书后的第3天,即1月20日,便入驻医院,投入到妇产科特别是产科的临床工作中。

手术室的护士与麻醉技师:海伦和FETIHA平常对我都非常友好。我喜欢她们!

偷拍的阿国妇女
  塞义达妇产医院是全省唯一的妇产科专科医院,拥有180张病床,职工200多人。医院全年接诊的分娩量近两万人次、剖宫产近3000人次,常年驻守的本国妇产科医师仅3人。繁重浩大的工作量,50年以来都是这些阿国医生和以中国医生为主的国际援助队完成的。
  从到达医院的第一天之始,每个工作日,我们都穿着洗手衣、戴着口罩帽子全副武装地在待产室、产房、病房、手术室、门诊等5个地方转圈儿,马不停蹄地为育龄妇女服务。
  两个月来,尽管因为没有时间仔细观察与思考,但与患者们的短暂接触,阿尔及利亚妇女在我们心中还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种以女性直觉为主的感受,使我们更加怜惜所服务的对象。
       阿尔及利亚属于阿拉伯国家,信奉伊斯兰教。虔诚的宗教信仰,让这个国家的妇女传承了无比坚韧和无畏的精神。
  妇产医院的患者大多处于风华正茂的生育期。阿尔及利亚千百年来沿袭的婚姻制度,以及曾属法国殖民地而泊来的较为完善的社会福利保障制度,在这个国家得到有机融合,使其形成不实行终止妊娠技术、不计划生育的特有状况。
  医院严格的探视制度,使得长袍加身、头巾密裹的阿尔及利亚妇女,无论是分娩前、疾病中还是手术后,都几乎无家人陪护。她们默默地忍受着各种生理或病理性疼痛,顺从地望着天,不哼不吭。如果病情紧急需要手术,助产士便会将患者推进手术室,给她一件蓝色长袍,让她在屏风后更换。常常就有阵痛厉害的产妇无法独立更换服装,只能趁着阵痛间隙期反复地站起来再蹲下去,然后赤着脚提着长袍挪进手术室,躺在手术台上等待手术。
  因各种原因的大出血妇女,坐在轮椅上或是躺在床上的血泊中,呕吐时就将头偏向一侧,晕厥了就再醒过来,任凭护理人员为其擦拭头颈边的污物、扶着头灌生理盐水,没有声音、没有要求地等待护理。

我们的服务对象和我的第一台手术
  阿国使用的术前麻醉方式及模式与中国有很大区别。他们所有的手术基本都由麻醉技师使用插管全力麻醉,国内产科惯常的腰麻,在这里只是极个别不适合全麻的病人才会由复苏医生操作。要被施行腰麻的妇女忍着临产后的阵痛,挺着硕大的肚子,艰难而安静地坐在手术台上,由医师做腰麻穿刺。在没有皮肤局部麻醉、数易部位的极其困难的反复穿刺过程中,产妇毫无呻吟,似乎已失去了对疼痛的感知。
  这种景象与国内妇女们每每生产便众星捧月的状况,形成鲜明的对比。视觉上的极度反差,刚开始几乎让人无法适应。于是,我们本能地去帮助她们,哪怕只是无言地为她们拉拉衣裤,扶扶快要倒下的笨重身躯。
      尽管基本医疗服务体系在阿国处于正常运转状态,但在妇产医院生产后的产妇只要没有特殊病理情况,都会在产后或者术后第三天出院回到相当于社区的医疗机构进行后续治疗。我们眼中的妇产医院,无论是哪个地方,无论是哪个时刻,永远都挤满了患者。然而,可敬可佩的是,条件简陋的这里,即使加床加得满地都是了,也丝毫没有任何声响向我们提示:这里是医院而且是本应人声鼎沸的妇产医院。
  真情无处不在。得到我们帮助的阿国妇女们,也用她们的方式向我们传达着真诚的友好。
  2月的一天,35岁的法德玛即将经历她的第五次剖宫产术。这对在实行计划生育国度当妇产科医生的我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考验。术前,我仔细地为她进行产前检查,在脑海中设计了多种风险的解决方案。手术终于顺利结束,醒来的法德玛躺在那里,用阿拉伯语示意我低下头去,用干枯的唇在我额头轻轻一吻,表达了她的无比感激之情。

1月21日,做完手术,赶快翻着教材学着写法文记录。
  顺便说件小事。前不久从阿尔及尔出差回来的路上,途经一小镇时,疲惫的司机将车靠在路边,到小咖啡店买咖啡,我则踱步到临近的小商铺里浏览着。当发现柜台里有一直想买的指甲刀后,我决定购买其中一支。显然是一家之主的年轻男店主,立即拿出指甲刀,递到我手里,连连说着“GATUO”(礼物),并从另外一个糖罐子里掏出一把水果糖,一起塞给了我。“为什么要给我礼物?”不好意思的我询问后才知道,他的孩子就是由中国医生接生的。
  真诚的友情互动,常常就在无意中流淌在我们和患者之间。
  “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美国的特鲁多医生墓志铭上这样写道。如果说在国内由于越来越尴尬的医患关系而无法深刻体会这句话的真实含义,那么在援阿工作仅仅两个月的时间里,我已经真切地感受到:医学的能力在无法尽知的病菌面前是有限的,但医疗工作者对于患者的帮助与安慰却可以是无限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5-5 10:34:10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13:}不错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5-5 15:25:37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12:}建始姑娘,中国骄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27 11: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超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注册协议|小黑屋|社区公约|手机版|建始网 ( 鄂ICP备05004864号

GMT+8, 2017-9-20 20:56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