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老么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旅游开发话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0 08: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hizhinan 发表于 2011-9-10 08:34
持续关注中。。。。。老幺,加油!

多谢hizhinan网友的关注和鼓励!{:soso_e181:}

【音频】【高坪南乡锣鼓集锦】【干沟村锣鼓队】
下载地址http://www.51mike.com/song/2965692?minor=999999&spid=51mike&major=6.4.0331&mid=ddVWY5Z9Yb8c&br=mik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9-11 22: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子,加油,可惜不见南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3 09: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airenmin 发表于 2011-9-11 22:45
好贴子,加油,可惜不见南路。

有南路啊,在26楼。{:soso_e1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3 14: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么 于 2011-9-13 14:36 编辑

【视频】【长阳锣鼓】【小桃红】
对比听一下,味道大不一样啊!



【长阳锣鼓】【大开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3 15: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丝弦锣鼓艺人的年龄大多在50岁以上,正面临着人才断层,后继无人的危险!

“打锣鼓的人越来越多,会丝弦的人越来越少;教锣鼓的人越来越多,名师越来越少。”州民间艺术大师肖茂荣2004年离世前这样感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3 15: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锣鼓响起,铿锵有力;
丝弦掣动,悠扬婉转。
抑扬顿挫的节奏,
跌宕起伏的旋律,
或排山倒海,
或细雨和风,
这就是建始丝弦锣鼓的魅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3 15:32:46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建始县民宗局为丝弦锣鼓的发展支招】【黄元松】【2009】---

为了让丝弦锣鼓更好的传承与发展,建始县民宗局.文化局联合出台了七条措施。

一是收集、挖掘、整理散落在民间的调子、曲谱,建立文字、音像档案;

二是县建立 “丝弦锣鼓培训基地”、乡〈镇〉以“文体服务中心”为依托,办好“丝弦锣鼓传艺馆”,利用现代数字音像技术,使传艺教学科学化,联合办好湖北民族学院以丝弦锣鼓为研究主题的非物质生态文化研究的田野课堂,支持武汉大学媒体网络传播系开展的土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课题研究与调研活动;

三是建立活化传承保护村,对原已建立的105支丝弦锣鼓班子中的重点艺人予以保护;

四是是以传艺馆为平台,以县“民间艺术家协会”为支撑,举办培训班,不断提升整体演奏水平,丰富演艺内涵,每年培训好丝弦锣鼓女子吹打演奏人员10人以上,逐步使丝弦锣鼓走进小学课堂;并在长梁民族小学组织50名学生的表演乐团;

五是建立长效机制,解决艺术传承中的难题;

六是建立激励机制,举办两年一度的锣鼓节,对优秀者给予物质奖励;

七是汇集民间器乐制作人,组织加工传艺,促进丝弦锣鼓的传承与发展,走向良性循环的健康之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3 15: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肖茂荣:丝弦锣鼓70年
                                                                                                           文/胡永铸 黄皎明

  披着冬日的艳阳,横过春意萌动的原野,我们寻访着一位82岁的土家老人肖茂荣。肖老的儿孙们也不知道肖老的准确去向,因为肖老平索就难得归家,遇上今天这个大吉大利诸事皆宜的日子到底此时他在哪村哪寨“坐统子”(司鼓)谁说得清??走过一坝又一坝,问了一寨又一寨,还不得肖老的踪影。猛然间,一阵催人动情的锣鼓声引出一支披麻带孝的出丧队伍,我们一下子来了劲,肖老肯定在场!果不其然,只见身材高大、精神矍铄,背直腰挺的肖茂荣还真的在锣鼓演奏队伍中,一面发亮的牛皮鼓斜挎腰际,两支磨得铮光的鼓锤上下左右飞舞,“泣颜回”、“道士令”、“大分家”等曲目牌子在肖老鼓点的指挥下不停地转换切合。
  (一)
  1932年,肖茂荣12岁,读了两年私塾和五年药书的他拜湖北“建始丝弦锣鼓”第三代传人汤维兴为师。仅仅三个春夏秋冬,肖茂荣在众多师兄师弟中脱颖而出,成了远近闻名的小肖师傅,建始丝弦锣鼓演奏中的吹打拉唱,样样精通,掌鼓、司锣、夹钹、吹唢呐,拉胡琴,没有那一行难得住他。
  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建始县是一个民族艺术根基较为雄厚的地方,众多的艺术种类中犹数丝弦锣鼓最具魅力。?建始丝弦锣鼓的形成迄今已有150多年的历史。清朝嘉庆年间,有一个叫李世高的建始籍昆曲艺人,在戏班散伙后回到建始,种田之余便潜心研究本地已有的“薅草锣鼓”和“耍锣鼓”与戏曲曲牌的有机结合,几经创造,传统的锣鼓艺术和戏曲艺术经杂交而成了“建始丝弦锣鼓”。?建始素有“楚蜀咽喉”之称,是土家族聚居之地,历史上便有农家在薅草时打锣鼓的风俗,无数个散见于民间的锣鼓牌子被艺人们称之为“干牌子”,这些便是“有缓急抑扬,而无律吕”的锣鼓曲目牌。春节期间玩花灯,全国各地皆盛行。建始地处鄂西南,很少信佛论道,然而古时巫风盛行,每当春节玩灯时,便用各种不同的“干牌子”为龙狮舞蹈助兴,本地人将“玩”称为“耍”,所以就把玩灯时演奏的锣鼓称为“耍锣鼓”。
  李世高原是戏班乐师,他从湖南带回并传教了10个戏曲唱腔曲牌和30多个唢呐曲牌。同时在演奏实践中将其与“薅草锣鼓”与“耍锣鼓”溶为一体,为本地传统的锣鼓注入了新的养分,曲牌更加丰富多彩,在应用的范围上也不仅仅限于“薅草”和“玩灯”了,其应用范围逐渐扩大到祝寿、生子、婚丧、嫁娶、造宅等。因而一批靠此业谋生的职业艺人便应用而生。其后当“梆子”、“二黄”、“西皮”等戏曲声腔流入建始后,又被锣鼓艺人们接纳,并将其变为自己的东西,用唢呐吹戏,大唢呐模仿男声,小唢呐模仿女声,这种唢呐吹戏称之为“丝弦”,“丝弦”与“锣鼓”的结合,就是今天的“建始丝弦锣鼓”,中央民族大学艺术研究员、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学会学术委员会主任毛继增先生2001年4月曾撰文称:“建始丝弦锣鼓是湖北传统音乐文化中的一朵奇葩”,“它的音乐铿锵有力,热闹非凡,粗中有细,相得益彰,富有强烈的艺术魅力。”?15岁的肖茂荣嘴上无毛,但他已从师傅汤维兴的手中接过了“建始丝弦锣鼓”的“接力棒”,100多个丝弦锣鼓曲牌一学就会,一练就精,有的曲牌,只要师傅在唢呐里吹一遍,他便能将整个乐段完整地演奏出来,有人甚至神话般地传说肖茂荣用脚趾头都能按唢呐。一次,师傅汤维兴斜靠在床上,给肖茂荣“荡”(哼)一个“佯扮妆”的丝弦锣鼓牌子,“荡”一遍,师傅就进入酣梦中,第二天,师傅醒来后,肖茂荣用唢呐吹出一曲“佯扮妆”这个许多人学了几十上百遍也还没过关的丝弦锣鼓牌子,师傅汤维兴欣喜万分,连夸“瑞卿好聪明!”15岁的肖茂荣出师后便开班授徒,15岁的师傅,30多岁、40多岁的徒弟,这种奇妙的师徒关系竟在铿锵的锣鼓声和悠扬的唢呐声中得到日益巩固,在肖茂荣的丝弦锣鼓徒弟中,有大户人家的子弟,有贫苦人家孩子,有挖泥拌土的农民,有吃公粮拿公饷的官员,有呀呀学语的童稚,更有年过花甲的老人。无论出身贵贱,无论年龄大小,肖茂荣都是平等相待,只要丝弦锣鼓一开吹开打,一切的一切,在肖茂荣的心灵中都是一样的旋律在律动。
  年青时的肖茂荣作为一个植根于土家苗寨的民间艺人,吃百家饭行千里路,靠得就是自己一手吹打拉唱的绝活。达官贵人家的红白喜事,肖茂荣被人用八抬大轿抬去在豪宅里“坐统子”;贫穷小户的祝寿、生子、立屋,肖茂荣自己步行走到,在露天场坝里照样用充满激情的丝弦锣鼓助兴。
  (二)
  肖茂荣一生也是在苦难与幸福、厄运与幸运交织中度过的,无论个人的命运,家庭的命运怎样,丝弦锣鼓的旋律一刻都没有从他心中逝去,那怕是片刻的暂停。1942年,是肖老刻骨铭心的一年,父亲、母亲、祖母、岳父、女儿相继被“伤寒”夺取生命,一年中,肖茂荣8口之家先后抬出5具棺材,那种接踵而来的苦难没有击倒肖茂荣,相反,他揩干泪水把对亲人的怀念溶进了朝朝暮暮的丝弦锣鼓声中,他常常一个人秉一支唢呐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将“狗撕羊”、“剪刀架”、“望家乡”、“安亲”、“普天乐”等曲牌一遍又一遍地吹奏开去,时而悠扬,时而激昂,时而悲壮的唢呐声在夜风吹拂下飘荡在村村寨寨。艰难困苦的日子,那怕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肖茂荣也是唢呐声不断,歌唱声不绝,越是在这样的时刻,他对艺术,对生命就有更深层次的理解和创新。
  建始丝弦锣鼓的第三代传人,也就是肖茂荣的恩师汤维兴去世了,师兄师弟们披麻带孝在师父的灵前,用师父生前传授的技艺热热闹闹给师父演奏丝弦锣鼓,权当是师父的最后一场考试,鼓乐间歇时,一位师父在世十分器重的师兄感叹:这就搞拐达(糟了)!师父就这么去了,今后“大开吹”搞不拢嗒!在场的师兄师弟们你看我我望你无一应对。一个月后,师娘也随师父而去了,“坐夜”的那一晚,还是那班师兄师弟,尽心尽力地为师娘打起丝弦锣鼓,跳起“撒尔荷”(丧鼓舞),师娘的灵前,师兄师弟们的“凤凰展翅”、“牛擦痒”、“燕儿含泥”等丧鼓舞动作做的虔诚到位。突然,鼓点一变,“猛虎下山”的动作使围观者为之一振。大方桌搭就的“云台”(打丝弦锣鼓的台子)边,肖茂荣一曲宛转悠扬的“大开吹”令他的师兄师弟们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20世纪的50年代,是肖茂荣艺术生涯的旺盛时期,他的丝弦锣鼓打出了县,打到了自治州首府,表演时站票都卖得一干二净,以致演了一场又一场。他的丝弦锣鼓打出了州,打到省城武汉民间艺人调演舞台上,现场即兴表演的丝弦锣鼓伴奏的“孙悟空走建始”的曲段倾倒所有在场观众;此后,他还赴北京,在人民大会堂表演了与丝弦锣鼓密切相连的“闹灵歌”。这期间,他作过剧团演员,从事过专职群众文化辅导,当然,他的丝弦锣鼓演奏技艺也得到了空前的发挥和提高,肖茂荣与他的丝弦锣鼓名声在川鄂湘黔边区各族人民群众中广为传扬。遗憾的是后来,一名心肠并不坏的领导硬要他割舍丝弦锣鼓情结到高岩子山中去开荒,肖茂荣不加思索唱了一回反调,铺盖一卷回了老家务农。因为他深知当农民虽然苦一点,但白天在田间劳作,夜晚总还可以随便邀一班徒子徒孙们在丝弦锣鼓声中寻找心灵的寄托。
  文化大革命期间,肖茂荣与他的丝弦锣鼓又一次经受考验。肖茂荣被当成传播“四旧”的坏人被叫去交待问题,回家来,唢呐不能吹了,锣鼓不能敲了,面对收音机,他心血来潮,写出一道以收音机为题材的诗:潇洒莫若收音机,才子佳人样样齐,说话犹如莺吐语,唱歌好似蜂酿蜜,鼓乐笙箫超韶舞,戏剧咫尺在灵犀,可惜美中差一点,耳能知道眼不及。诗被人当做罪证收走了,有人恶言厉色硬说诗中的“鼓乐笙箫超韶舞”是在影射鼓乐笙箫超过了革命圣地韶山的革命舞蹈,非逼着肖茂荣讲清楚不行,肖茂荣怎么讲也讲不清楚,好在后来有一位有点文化的人解释说“韶乐”源出“孔夫子闻韶乐三月而不知肉味”,总算有了结此事。就是在被勒令交待问题的日子里,只要一没有人该意,肖茂荣便会悄悄哼起“得胜令”、“红绣鞋”“浪淘沙”等丝弦锣鼓曲牌来,兴致一来还忘乎所以地用手拍大胯忘我演奏起他的丝弦锣鼓来。
  (三)
  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建设青山绿水间的时候,肖茂荣已过花甲之年,禁忌的消除,民族文化的繁荣,又一次唤醒了肖老艺术青春的活力。肖老将自己一生直接带过的500多徒弟逐一排队,并把自己原来没有传授给他们的技艺重新传教,他说自己一生的艺术积累若不尽快传承下去,有一天入了土灵魂也不安然。出外有重要的演奏活动,他总要邀上自己的两个儿子到场锻炼,他常常因孙子不跟他学艺而耿耿于怀,他时常都在担心自己肚子里的那个难度较大的“老将军令”难以有人承传下去。2000年农历九月二十五,是肖老的八十大寿,徒子徒孙们从四面八方赶到长梁下坝为老师傅祝寿,肖老亲自搭起云台,将到场的人随意组合成丝弦锣鼓班子,一个一个地接受肖老的考试,然后又一个一个地接受肖老的再一次点拨。肖老对徒儿徒孙们说:你们从我手里学的艺要粗益求精地传给后辈,千万不能失传呀!说到动情处,肖老眼中噙满泪水,徒子徒孙们也泪光闪闪,将丝弦锣鼓打的比任何一次都和谐。
  晚年的肖老似乎比年青的时候忙多了,十里八乡的乡亲们家有红事、白事,总要慕名而来请肖师傅到场“坐统子”、“打丧鼓”、吹期,肖老总是每求必应,有时一天有几处要去,他也会从早到晚不停地跑,每处都要去吹一牌唢呐,坐一阵统子。尽管年事已高,耳朵也早已失聪,但肖老能在七八个丝弦锣鼓班子中,凭敏锐的眼力观六路靠心灵感应八方,只要一瞟演奏者的手势就能说出那只唢呐跑了调,那面大锣走了音,那面钹力度小,不得不令人心服口服。
  2001年底,邻乡一黄姓人家老母去世操办白喜事,一下来了7个丝弦锣鼓班子,因为从师不同,乐手们都想在这样的场合一比高低,大显身手,还好,主人家早有支架,请来了肖老镇场,免得锣鼓师傅们相互闹出门户之见。趁7套锣鼓班子你在摸我的底,我在探你的路的间歇,肖老往七个“云台”中间一站,用洪亮的声音开讲:“各位锣鼓师傅,你们不辞风雨前来悼祭亡人,我代表孝家感谢你们,今天晚上这里不是比技艺高低的地方,拜托大家不要在这里发“岔牌子”,要和和气气,热热闹闹送亡人。”七个锣鼓班子的师傅一看是师爷的师爷发了话,再不好生出二心,只得循规蹈矩地打了一夜和气锣鼓。人们担忧的事情终究没发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3 15:4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从艺70年,肖老的足迹遍布鄂渝湘黔川边区土家苗寨的山山水水,徒子徒孙遍布村村寨寨,他无论走到何处,不分男女老少都是一声声亲切的肖师傅,没有人精确统计,肖师傅的徒弟带出了多少徒子徒孙组成了多少丝弦锣鼓班子,在每一处红白喜事场所出现的丝弦锣鼓班子,你只要稍一追溯,便会与肖老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肖茂荣和他的丝弦锣鼓班子,曾先后为一家的四辈人送葬,还用唢呐将一家四代人的媳妇迎进新房。肖老还是一名多才多艺的人,除了主攻丝弦锣鼓外,唱南剧、皮影戏、做端公、打道场、当医生、做木匠、石匠、瓦匠,无一不通,有人问肖老究竟会多少技能,他说自己也不知道多少,反正土家人生活中必需的技艺几乎全都捡得上手。
  咚,咚,咚,肖老鼓锤下传出的激越的节奏,带动起唢呐的高亢、大锣的雄浑、头钹、二钹的铿锵产生出的共鸣将整个葬礼引向高潮,丧夫们将漆黑的棺材落在了一丛翠竹前。随着肖老一声鼓点,所有的声音嘎然而止。肖老和他的徒弟们又一次用丝弦锣鼓将一个土家人的灵魂送到终点,逝去的灵魂可以安息。为他送葬的女儿一会儿将脱下孝服换上新妆迎娶她的如意郎君入洞房。原来,我们正遭遇着的是土家人白喜事、红喜事同时操办的典型场面。老肖告诉说,如果主人家需要,今晚又得在一个不眠之夜中用鼓乐声为一对新人祝福,呼唤一个新的生命早日诞生。
  82岁的肖茂荣,把70年的时光消融在他痴情的丝弦锣鼓中。也许这种面向平民又受地域局限的艺术注定了他很少有机会,或者说根本不可能获得什么大奖,更不可能有人会将这师那家的头衔赠给他,但土家苗寨的丝弦锣鼓是会铭记他的,他也会从中得到莫大的回报与满足,不然,他为什么自撰了这样一幅将来生命终结用在大灵上的挽联:瑞世显出万能人唯有能耕善读衣食不焦不愁潇潇洒洒按劳取酬将功懋;卿相何如多面手岂知孝子贤孙更兼门徒广众整整齐齐养生送死图光荣。
  来源:中国民族杂志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13 15:5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么 于 2011-9-13 15:51 编辑

现状:几分尴尬几分忧
    在物质和精神生活都相对贫乏的年代,建始丝弦锣鼓创造了辉煌的历史。时代发展到今天,建始丝弦锣鼓的生存现状却面临着几分尴尬,让人为它生出几分担忧。
    职业艺人越来越少。要精通丝弦锣鼓,不下十年苦功不行。然而,快节奏、高消费的现代生活,不容中青年人潜心学习丝弦锣鼓。虽然目前建始丝弦锣鼓的艺人有2000多人,但他们绝大多数是半职业的,而且都只掌握了几个常用的曲牌,出类拔萃的中青年艺人几乎没有。
    “在民间已经很难找到一个职业丝弦锣鼓艺人,特别是有绝活的艺人已经没有了。”文世昌说,“丝弦锣鼓中的超吹、飞指等绝活,因肖茂荣大师的去世而失传。这是建始丝弦锣鼓发展过程中的最大不幸。民族民间艺术缺了绝活,也就失去了风采。”
    运用范围越来越窄。随着社会的发展,多元素音乐文化注入文化市场;随着科技的进步,电视、电脑等家电进入寻常百姓家。因而,人们享受精神文化生活的方式越来越多,享受精神文化生活的质量越来越高,对精神文化生活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一盘光碟抵得过十套锣鼓”,曾在各种民间活动中无限风光的建始丝弦锣鼓,因为缺乏时尚元素,生存空间一步步缩小,目前已仅剩一块“阵地”——白事(即丧葬礼俗),被当地人戏称为“死人子锣鼓”。
    文世昌对建始丝弦锣鼓的生存现状忧心忡忡。他说,在备受现代多元素音乐文化挤压的情况下,当代丝弦锣鼓艺人的演奏水平越来越不敢恭维,加上主要配器制作技术失传,特别是演奏绝活的失传和时尚元素的缺乏,建始丝弦锣鼓很有可能在20年后淡出民间文化市场,50年后消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注册协议|小黑屋|社区公约|手机版|建始网 ( 鄂ICP备05004864号

GMT+8, 2017-9-26 00:46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