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老么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旅游开发话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23: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建始吧】网友发言---http://tieba.baidu.com/p/512220038

旅游发展不能简单靠山山水水的,比建始好的山水全国到处都有,关键是要找到突破口才行。眼光要放的更长远一些,视野要放的更广阔一些,不要紧盯着鼻子下的一点儿资源,否则永远不会有大发展。知彼知己寻定位,扬长避短找特色,独辟蹊径造卖点,举重若轻靠文化,持之以恒做品牌。
最简单的例子,现在修建的什么休闲广场、民俗风情园之类的,都是些画虎不成反类犬的东西,当年要是保留几条古街道,少拆一些吊脚楼,反应地域民俗特色的呈现出来,比后来造的水泥建筑强百十倍。看看凤凰、丽江、周庄等等地方,这些前辈留下的,而且事别人没有的资源,才真正有市场竞争力和生命力。
现在的风景区、生态园、游船等项目开发也没有错,只是要面临残酷的市场竞争,只有真正走过的人才知道这条路走的不会太轻松。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8-15 10:30:59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4 00: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先搞清楚旅游的对象是谁?也就是谁会来建始旅游的问题?

是恩施的?咸丰的?。。。没可能!宜昌的可能会来几个,武汉的也许会来多点,但也不会很多!

那,我们就要定位于那些发达地区的游客,他们才有实力和需求,他们才是我们招揽的主力军!

说实话,山水景观,我们比不过其它地方,只有独特的民风、民情、民俗才是最大的吸引点;

把这些“土玩意”搞好了,他们才会坐飞机来、乘火车来、开奔驰宝马来,凤凰小城为什么游人如织,因为房子“土”嘛!

所以,要想搞好本地旅游,不在“土”上下功夫,鬼都不会上门。。。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8-14 0:25:48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4 00: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就是出奇招、怪招---

比如上面说到的举办大型【山地自行车比赛】、【龙舟竞渡比赛】等等

【油菜花节】吸引摄影发烧友。。。

【丝弦锣鼓比赛】---盘活本地资源、吸引外地客商。。。

还有很多牌可以打的!

旅游的灵魂是文化,修几座亭子,就想招来游客,想太简单啦。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8-16 11:08:56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4 00:41:59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近日搞的那个啥子“旅游资源保护”文件,只看到几个“大”,又不是吃烧饼,一说就想要大的;还是应该从“小”处着眼,把旅游的硬件、软件搞扎实,那才会有“大”!光是开个会、发个文、喊几声口号,哪个都会,而“大”是不会主动来的;您老几位不是孙悟空,建始的未来也不是金箍棒,是喊大就能大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8-14 10:59:35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4 10: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土”,就是保持原汁原味、原生态;旅游文化产品大多不是真实生活直接呈现,是要经过商业包装,但这里面有个技巧问题,高手打造出来的旅游产品会去伪存真、不着痕迹,而尽得风流;庸人就会出昏招,就会觉得越洋气、越艳丽、越张扬才能吸引人,这只是官场人物做表面文章的习惯思维,糊弄上级就是要弄得花里胡哨的好唬人,但对于花钱跑路来旅游的人来说,这种表面文章只会砸了自己的摊子!

就拿丝弦锣鼓来说,它本身是原生态的,但你弄个土不土洋不洋的衣服给他们一穿,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尤其是那种亮黄色,显得格外刺眼和俗气,过去穿黄色要杀头的,现在是代表黄金的颜色,这都不是锣鼓师傅真实生活中的颜色,而是某些人强加给他们,我猜他们可能并不喜欢,观众应该也不会买账,可能只有那些“决策者”会觉得自我感觉良好! 看看艺术大师---肖茂荣的照片,那种本真、简洁又不失大气的着装及风度,绝不是弄几身演出服就能烘托出来的!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让我们再看看,丽江纳西古乐的服饰,那叫一个绝!独特、大气、艺术气息内敛而又张扬,毫无媚俗之气!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你哪位看到过,真实生活中的锣鼓师傅是穿成这样的吗,反正我没见过;土家族的衣服是这样的吗?我也没见过!既不见原生态的踪迹、又毫无现代艺术气息,跟别人比,那就一个拿不出手,简直难登大雅之堂。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所以说,旅游是个大题目,其复杂性和科学性是有些人从没想过的,必须要这方面的专家才能做出正确的规划,而不是“官”们一拍脑袋就能决策的。


话可能说得不好听,但道理却不是很水;只要家乡把丝弦锣鼓这种旅游产品整成像纳西古乐这种气势,您老几位跨省把我逮回去蹲黑屋,我都毫无怨言。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8-14 11:10:17编辑过]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20 08:4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么 于 2011-9-10 08:59 编辑

【音频】【南路丝弦】茅田乡阳坡村锣鼓队演奏
音频原地址http://www.51mike.com/song/2941593可以下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2 09: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么 于 2011-9-10 08:57 编辑

在网上搜到不少建始丝弦锣鼓的视频,可惜没音频;我就把音频给扒下来,加了鞭炮声,重新编辑上传,方便大家下载来随时听;如果哪位大侠有更高质量的“建始丝弦锣鼓”音响资料,最好能分享一下,这样对建始文化的传播是功德无量的!
音频下载地址http://www.51mike.com/song/2948269?mid=ddVV057c6Uab&br=mike&minor=999999&spid=51mike&major=6.4.0331

【音频1】


【音频2】


【音频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09: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么 于 2011-9-8 10:52 编辑

【视频集锦】http://tieba.baidu.com/p/12029512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09: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资料搜自网络----

建始丝弦锣鼓简介

“丝弦锣鼓”的形成和发展大体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干牌子”从“薅草锣鼓”里单独分离出来,与民间音调溶合形成“耍锣鼓”;第二个阶段是曲牌体戏曲音乐流入建始被本地锣鼓吸收,形成了新的“鼓吹乐”形式;第三阶段是板腔体的戏剧音乐的流入,又被上述“鼓吹乐”溶合形成现在所谓的“丝弦锣鼓”。

简介

  在湖北省的西南部,有一个被人美称为“金建始”的地方——建始县。它自古为“楚蜀咽喉”,是荆楚通往巴蜀旱路的必经之地。自晋建县以来,至今已有近二千年的历史。清同治五年县志载,这里“万山稠叠,突兀恢奇”,是“包谷根从石罅寻,石田载土土如金”的穷地方。

然而,由于生活在这里的各族劳动人民乐达豁观的生活态度、勤劳淳朴的人生秉性、善于吸收外来文化的宽厚胸怀,加之建始所处的独特的地理环境,使得荆楚文化、巴蜀文化和本土文化在这里得到了广泛的汇集和天衣无缝的融合。创造了极其丰富多彩、璀璨绚丽、千姿百态的民族民间文化艺术。如浩如烟海的民歌、妙趣横生的民间故事、热情奔放的花鼓灯、喜花鼓、古老浓烈、风格各异的跳丧舞等等,犹如朵朵山花,争奇斗妍,绽放在建始的山山岭岭、村村寨寨。“建始丝弦锣鼓”便是其中犹为夺目的一朵。

 

  新中国成立以来对“丝弦锣鼓”的调查收集整理保护简况

  新中国建立以后,人民政府非常重视对“建始丝弦锣鼓”的保护。1957年湖北省人民艺术剧院及湖北省歌舞剧院派出一批专家到建始采访丝弦锣鼓。上世纪60年代初到文化大革命前,县歌舞团专门聘请著名艺人尹明河住团传授“丝弦锣鼓”近二年之久。恩施地区歌舞团在此期间,也经常聘请尹明河到该团传授锣鼓。湖北省歌舞团甚至派专班到建始学习“建始丝弦锣鼓”。

  文革期间,视锣鼓师傅为“牛鬼蛇神”,禁止打锣鼓长达十几年,但在偏远的乡村也时有打锣鼓的。

  1981年,“十大集成”启动,“建始丝弦锣鼓”得以受到较为系统地全面地挖掘、收集和整理。县文化馆派出音乐专干,深入农村,拜师学艺。在普查的基础上,重点对民间艺人肖茂荣所掌握的所有曲牌进行了录音、对口传的曲牌对照录音逐一记谱整理。此项工作从1981年启动到1984年结束。1985年由县民委斥资5000元,由武汉音乐学院印成《建始民族民间吹打乐·丝弦锣鼓》资料册子。

  1997年中央民族大学毛继增教授曾亲自到建始采访丝弦锣鼓。2000年初,恩施州民委制定了州民族文化研究工作十年(2000——2010年)大纲,编辑出版《恩施州民族研究丛书》,是实施“大纲”的一项长期计划。因为此,在原《建始民族民间吹打乐·丝弦锣鼓》的基础上,对部分曲牌进行了诠正和修改,在2001年由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出版发行了《建始丝弦锣鼓》一书。[1]

丝弦锣鼓成因

  “丝弦锣鼓”这个名称乍一看起来有些不太符合情理,然在我们了解了它的成因之后不太难理解这个约定俗成的名称了。

  不难看出,所谓“丝弦锣鼓”实际上包括有以下几方面的内容和形式。

  一是有“缓急抑扬、而无律吕”(王圻《三才图会》)。被俗称为“干牌子”或“小牌子”的纯锣鼓乐。所谓“干”是与“湿”相对应的,“干”是指纯噪音的打击乐。“湿”则是指有旋律的乐音曲牌;“小”是与“大”相对比的。凡“干牌子”大都短小,很少超过两个乐句。所谓“大”则是“丝弦锣鼓”中那些较长的而又相对完整的鼓吹乐。

  二是早一些年流入到建始的曲牌体鼓吹乐,它包括连吹带打的鼓乐和大量的唢呐独奏曲牌(在民间俗称为“堂牌子”或“坐堂牌子”,“堂”取“堂屋”之意)。

  三是所谓的“丝弦”。“戏曲音乐发展的后一阶段,即在由明末至清末一段时期中,新兴声腔和新兴剧种,接踵而起,其影响最大的是《弋阳腔》、《梆子》和《皮黄》(杨荫浏《中国古代音乐史稿》)。上述三种声腔中《皮黄》和《梆子》在建始被民间艺人采纳。他们把“西皮”称为“下路”。这是因为“西皮”是建始以东流入,建始人把长江中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这里的“下路”的“下”即取其意。“上路”又俗称“川梆子”,是经建始以北流入的,所以又称为“北路”。“南路”则是从建始以南流入的,大约与湖南荆河戏有关。所以,“丝弦”在民间又有“三条路”之称。“丝弦”实际上是“唢呐吹戏”。因其演奏中加入了笙、竹笛、月琴、胡琴等丝竹乐器,大都把这部分板腔体的曲牌称为“丝弦”。

  以上四类曲牌中,前三类可以在曲牌的联奏中浑为一体,而“丝弦”是另外演奏的。经常听到艺人们在实际的演奏中说这样一句话:“我们来一板锣鼓”或“来一板丝弦”。这句话足以说明“丝弦”与“锣鼓”是两回事。那为什么约定俗成了“丝弦锣鼓”这个名称的呢?那是因为艺人们在授业之时,经常是既教“锣鼓”又教“丝弦”。大多数艺人兼具两种本事,社会上认为他们是“丝弦锣鼓”艺人,把他们称为“打丝弦锣鼓的”。所以把他们所演奏的不同类别的曲牌通称为“丝弦锣鼓”。

丝弦锣鼓传承

代表艺人及传承情况

  据调查,“丝弦锣鼓”传承至今有据可考的已传承八代艺人。其中历史著名代表艺人有:

  第一代:李世高,出生年龄不详,人称“高老头”。早年是戏班琴师,晚年回到建始,以传授锣鼓、胡琴、唢呐为职业。

  第二代:李德福,( ——1924年),人称李九九,李久娃是李世高的小儿子,随其父学习,吹拉弹打俱精。与他齐名的还有熊自能(人称明祖娃)和向四凤(人称向凤娃),此三人合称为“老三娃”。

  第三代:汤维兴,(1886年——1942年),人称汤兴娃。与李直春(人称大狗娃)、朱方之(艺名珍喜娃)同随李德福学习,社会上合称“少三娃”。“少三娃”受夹钹锣鼓路子的影响,将本地单钹锣鼓改为夹钹锣鼓。汤维兴晚年多病,在家(长梁下坝藕堰塘)开馆授徒,是“丝弦锣鼓”开馆授徒第一人。现流传的绝大多数曲牌都是由他传授下来的。

  第四代:第四代著名艺人最有代表的有两位。第一位是尹明河;第二位是肖茂荣。他们同随汤维兴学习。

  尹明河(1895年——1977年),长梁峡口人,排行老二,人称“二师傅”。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曾先后被县、地区、省文艺团体请去教授“丝弦锣鼓”,最长时间在县文工团“坐团”教授近二年(1963年——1964年)时间。

  肖茂荣(1919年——2003年),长梁下坝人。一个多才多艺的民间艺人。1956年曾挟技参加过湖北省民间艺术大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至2003年逝世前多次参加州、县、汇演献技,为州接待演出献技。所传承的102个曲牌编入《建始丝弦》一书。其中22首被载入《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湖北卷》,该书载入其小传。2003年被恩施州人民政府命名为“民间艺术大师”。

  第五代:肖远游(1944年—— )。长梁兴安坝人。师从尹明河。传徒近400人。2005年被州人民政府命名为“民间艺术大师”。

  (第六代到第八代艺人略)。

丝弦锣鼓”的传承方式

  “丝弦锣鼓”牌子传承的方法,以口传心授为主。凡乐音用“当、啷、罗”三字;凡噪音用“转、切、冬、不、龙、可、大七字。有少量的艺人会念几句工尺谱,但一般不用工尺谱传教牌子,民间称为“开牌子”,但即使开了牌子,也是用口念来传教。其开牌子所用符号有“o”、“×”、“プ”等。“o”表示大锣,“×”表示头钹,“プ”表示休止。还有一些艺人自创的符号,因其只在某几人中认可,不具代表性,所以流传不开。

丝弦锣鼓”传承的办法

  “丝弦锣鼓”艺人在学习之前,首先要选定师傅,然后再写“投师帖”,举行简单的拜师仪式,学习三年。

  学习锣鼓的人数按乐队编制,一般为7人以上。且所学者都住得不远,解放前以保、甲为范围,解放后以生产队、村、组为范围。所学徒弟随师傅外出打锣鼓,伙食由东家供给,师傅和徒弟按人头计算,平均每人三吊钱(旧时),全由师傅领走,徒弟分文不取。第二年,师傅得三分之二工钱,徒弟得三分之一的工钱。第三年,师傅得三分之一,徒弟得三分之二的工钱。这个分配原则一直沿用至今。

  另一种办法是开馆授徒。在“丝弦锣鼓”传承的办法中,开馆授徒仅有汤维兴一例。因其晚年中风,行走不便,便在家开馆授徒。他采用的办法是交多少谷子,教多少牌子。 [2]

丝弦锣鼓演出和活动范围

丝弦锣鼓演出

  在民间,文化革命以前(可推至新中国成立以前)至文化革命结束后的几年(可延续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丝弦锣鼓”的演出活动是相当壮观的,不论红白喜事,总少不了艺人们的身影。安居乐业,婚丧嫁娶,诞生寿礼,节庆聚会,少了锣鼓,总是不行的。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随着电视进入农户,卡拉OK唱进家庭,一般红事(喜事)就不请锣鼓班子了。只有在举办丧事时才请锣鼓班子来热闹一下。

  即使如此,好一点的班队,仍可每年演出活动达到180场以上,好一点的师傅可在200场子以上。其每年收入在2000元——10000之间,个别的可达15000元左右。

丝弦锣鼓活动的范围

  新中国成立以前,丝弦锣鼓活动的范围比较狭窄。仅限于建始长梁及业州、猫坪、三里及紧邻恩施的柏杨。所以,它原来也有“北乡(长梁在建始县治以北)锣鼓”的称谓(还有一些比如“西乡锣鼓”等,但不及“北乡锣鼓”出名)。

  到现在,“丝弦锣鼓”以长梁乡、业州镇为辐射中心,基本上在建始全境都可以听到“丝弦锣鼓”的声音,看得到“丝弦锣鼓”艺人的身影。不仅如此,还波及到邻省邻县。毗邻重庆市巫山、奉节可以听到“丝弦锣鼓”的声音,有建始“丝弦锣鼓”艺人们活动过的地方有巴东、恩施、宣恩、来凤、利川等县。

丝弦锣鼓好评与价值

丝弦锣鼓”在专业文艺团体活动的情况

  历年来,专业文艺工作者对“丝弦锣鼓”的加工,改造一刻也末停息过。陆陆续续地搬上县、地区(州)、省里的舞台。

  曲艺《过秆》(汪启武词、刘绍全曲)赴省汇演。“丝弦锣鼓”表演《泥巴腿子上大学》(谭儒学曲)在县舞台上和全县乡村演出多场。表演唱《工地的早晨》(程仕创曲)。小戏《秀梅的婚事》(侯勇曲)代表恩施地区参加湖北省戏剧展演。小戏《肉店早晨》(汪启武词、江祝年曲)、大戏《一往情深》(吕新琼词、江祝年、刘必介曲)参加全州专业剧团汇演,分别获创作二等奖,表演奖。曲艺建始丝弦《糊涂官断案》(文世昌曲)由恩施市文工团参加1987年湖北首第四届“百花书会”一举夺金,并由湖北电视台现场直播。曲艺建始丝弦《借姐夫》参加2004年湖北省“百花书会”夺得铜奖,州专业剧团汇演金奖。曲艺建始丝弦《两代警嫂唱新曲》(汪启武词、江祝年曲)参加公安部汇演夺得银奖。以“丝弦锣鼓”曲牌改编的歌曲《回归赋》1997年在参加州比赛获一等奖之后,又被定为公演节目,获得好评。

丝弦锣鼓价值

  任何事物的价值衡量,是因其独特性和可利用性而决定的。“物以稀为贵”这句话并不十分完整,“非典”稀少,并不可贵。还要从它的利用性,有益性等积极的因素上去衡量它。

  我们这里只谈“丝弦锣鼓”的“稀有性”和“可利用性”,这两者基本可以说明“丝弦锣鼓”这个艺术品种与其它艺术品在相比中的独特性。

  谈起“丝弦锣鼓”的独特性,还得从建始所处的特有地理环境和人文渊源说起。

  先说地理环境。建始地处鄂西南,正北与重庆巫山接壤,西北与重庆奉节相连,西南与恩施连界,正南与鹤峰为邻,正东与巴东隔河相望。这里“万山稠叠、突兀恢奇”,“自古为楚蜀咽喉”(清同治五年《建始县志》)。

  再说人文环境。“建始自明季寇乱,邑无人居十数年,迨康熙初年就荡平,逃亡复业者十之一、二,嗣是荆州、湖南、江西等处流民竞集”《施南府志卷之十·典礼,风俗》P162)。建始因明末战乱,县治所在地人民纷纷逃亡,至康熙初年,回来复业的人不过十之一、二。荆州、湖南、江西移民甚多,这可以说明建始的人至少在县治所在地土著人已经不多。外来“流民”一定要注入新的文化和习俗。

  一是“楚蜀咽喉”,二是“流民竞集”。影响了建始本土的文化状态。这一点可以很清晰地从“建始丝弦锣鼓”中的形成和发展反映出来。 [3]

丝弦锣鼓现状

班队遍及建始全境

  据调查“丝弦锣鼓”班队,遍及建始全境,全县境内有班队100多个,职业的、半职业和非职业艺人几近2千人,每年演出约在3500场左右(全县班队演出总和)。仅长梁一乡就有班队65个,职业的半职业和非职业艺人计1256人。这个调查统计的数字是惊人,世界上任何一个乐团不可能有如此庞大的队伍,所演出的场次是世界上其他任何演出团体不可能达到的,按平均每场收入以400元计算,这个庞大的演出团体年收入可达140万元,在一个贫困地区,这又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自生自灭

  我们还注意到,由于全球化趋势的增强和现代化进程的加快,“丝弦锣鼓”在演出的实用性上严重萎缩。在所谓“红喜事”中(比如:婚庆、寿礼、诞生礼、立屋挡水等)几乎不请锣鼓班子。只有在丧事活动才请一班或几班锣鼓闹热一下。“死人子锣鼓”几乎成了“丝弦锣鼓”的代名词。长此以往,将导致不良后果,至使“丝弦锣鼓”自生自灭。

  从曲牌本身的类别上,“丝弦锣鼓”原本是做生有做生的牌子,打喜有打喜的牌子,红、白事开吹各有讲究。由于“红事”不同锣鼓班子,将导致“红事”曲牌失传。原“丝弦锣鼓”中有24个祝寿的曲牌,仅在1981年抢救出来1个,其它的23个曲牌现有艺人连曲牌名都不知道,已失传了。知道曲牌名的有《慈善调》、《春来》、《秋采》、《猜句子》、《山喳子》、《碎眉子》、《隔之子》、《跌断桥》等几十个。

将成为博物馆的文物

  由于其实用范围的单一,将使庞大的队伍成为暂时现象。现在活跃在“丝弦锣鼓”演出现场的,大都是“丝弦锣鼓”第六代艺人和第七代艺人。 

  第六代艺人多在50岁以上,第七代艺人也大都在40岁左右。第八代艺人有几个,仅仅是凤毛麟角。

  实用性的单一,还可导致乐器的单一,演奏技巧的退化等多种不良后果。在现代手段强有力的冲击下,加上自身的退化,“丝弦锣鼓”成为博物馆的文物只是迟早的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09: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资料来自网络---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建始县文化馆音乐干部王华英和刘绍全向我们介绍,建始流传着一种古老的吹打音乐,叫“丝弦锣鼓”。于是,我们一个近十人的采风小组,直接奔赴“丝弦锣鼓”的窝子建始县长梁区。像电影《五朵金花》里寻找金花一样,我们翻山越岭,找到了在当地已经享有盛名的民间艺人肖茂荣。

  已故民间艺术大师肖茂荣当年刚过不惑之年,精力充沛,见我们这些“专业”音乐工作者一路风尘追赶他,已是有些感动,便滔滔不绝地说起了“丝弦锣鼓”和他自己学艺的历程。说起来,肖大师已是建始“丝弦锣鼓”的第四代传人了。他1932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读了两年私塾和五年药书。12岁时,拜“丝弦锣鼓”艺人汤维兴为师,学吹唢呐和打锣鼓。他学习刻苦,加上聪明,两三个年头,自己就能组织班子演奏,成了远近闻名的“师傅”。特别是在“丝弦锣鼓”唢呐吹奏中,发明了超吹和飞指等绝技。据说,现在民间已经很难找到一个能掌握这种绝技的人了。

  肖茂荣师傅热情地接受了我们的邀请,在当地政府的协助支持下,组织了十几人参加的锣鼓班子,连续几天为我们演奏“丝弦锣鼓”。我们不停地采录,不停地访问,近半个月的日子,沉浸在古朴的“丝弦锣鼓”中。艺人们摇头晃脑,抑扬顿挫,如痴如醉的演奏,发出时而似排山倒海,时而如涓涓山泉的音乐之声。气势恢弘的夹钹,模拟人声演唱的唢呐,以及有板有眼的丝弦曲牌,深深地震撼着我们,使我们感触到这门艺术的厚重。

  “丝弦锣鼓”这个长期流传在建始县境内的民间艺术,是“锣鼓”和“丝弦”的结合体。据艺人说,清朝嘉庆年间,有一个建始籍昆曲艺人李世高,从湖南带回一些唱腔和唢呐曲牌,回到建始传教。后来,艺人们把这些曲牌加入到建始本地民间流传的“薅草锣鼓”(一种劳动生产时用于鼓劲的锣鼓)和“耍锣鼓”(玩灯时的锣鼓)之中。所谓“丝弦”,即是由京胡、京二胡、月琴、竹笛等乐器伴奏的板腔体戏剧音乐。这些板腔体音乐,实际上与很早以前从外地流入到建始的南戏音乐同出一辙。应当说,在艺人的演出中,“锣鼓”和“丝弦”本来是不搭界的,但一些艺人们既会打锣鼓,又会演奏丝弦,民间便把这批艺人通称为“打丝弦锣鼓的”,于是,“丝弦锣鼓”便由此而得名。

  建始“丝弦锣鼓”有别于其他艺术门类的艺术特点。如唢呐吹戏。去掉一般戏曲的人声演唱方式,改用唢呐吹戏,用大唢呐模仿男声,用小唢呐模仿女声,用京胡、京二胡、月琴、竹笛等丝竹乐器伴奏。

  夹钹加花。建始“丝弦锣鼓”用的是两副大夹钹,发出的声音沉重而古朴,区别于土家族“打溜子”等其他夹钹演奏方法。两付钹分别叫作头钹和二钹,演奏时“头钹起花二钹喂”,即头钹总是处在节奏的重心,二钹紧跟演奏。

  演奏绝技。在演奏技巧上,除肖茂荣的唢呐超吹和飞指,还有他的同龄艺人冉织三的“简锤鼓”。简锤鼓是把繁杂的鼓点节奏简化到最少。这里面充分表现了艺人在演奏处理上的聪明智慧。“丝弦锣鼓”中的鼓就是指挥,也体现了艺人的指挥技巧。

  为了深入探讨“丝弦锣鼓”的艺术特点,系统了解、搜集资料,我们请了年逾古稀的艺人尹明鹤老先生,和我们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我们发现,尹老艺人豁达、稳重的性格犹如“丝弦锣鼓”的演奏速度。由于“丝弦锣鼓”的两副夹钹、平面锣和鼓都较为沉重,因而形成了大部分曲牌演奏速度为中速。艺人和他操持的乐器长期的磨合,成就了艺术本身的特点,也磨练了艺人们的性格,甚至神态。

  另外,从“丝弦锣鼓”艺术归类上讲,它是一门跨门类艺术。传统的“丝弦锣鼓”应当归在民间器乐类,而在现时代,人们运用“丝弦锣鼓”的曲牌作为唱腔曲牌,“丝弦”又成其为一种曲艺的表现形式了。



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是我国最年轻的一个自治州。在恩施当地,有“金建始,银利川”的说法,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文化的冰箱,因为这里的原生态文化保存相对完整,比如利川的灯歌系列——《龙船调》,还有建始的丝弦锣鼓。曾经于2006年5月,到建始拍摄过《黄四姐》的选题,多少了解了当地的一点民俗民风。这里想介绍的是,关于建始丝弦锣鼓的流播情况。
一、历史渊源
    建始丝弦乐锣鼓渊源流长,最早可以追溯到薅草锣鼓。“薅田有彭,自人蜀见之。始,则集其来;既来,则节其作;既作,则防其所以笑语而妨务也。其声促烈清壮,有缓急抑扬,而无律吕。”(《三才图会》明·王圻)。建始是土家族聚居之地,自古以来,由于山大人稀和野兽的危害,逐渐形成了在薅草锣鼓的风俗。“四五月耘草,数家共趋一家,多至三四十人,一家耘毕,复趋一家,一人击鼓以作足力,一人呜钲以节劳逸,随耘随歌,自叫音节”,谓之“薅草锣鼓”(《来凤县志·风谷志》清)。
建始“自古为楚蜀咽喉”,乃为入蜀门户,建始宋时(公元960年至1278年)属夔州路总府,至“改土归流”才属恩施州,治今业州镇。可见,建始有“薅草锣鼓”当属历史久远。现今,散见于民间的无数个被艺人称之为“干牌子”的锣鼓牌子,便是这种“有缓急抑扬,而无律吕”的锣鼓牌子。
春节期间玩灯,在川东和鄂西南一带,自有其特点和不同的目的。在这里,巫风盛行。所以便有了“上九夜,龙狮舞索室驱疫”(《施南府志·之十典礼·风谷》)的说法。现今流行的“干牌子”中,就有不少的牌子是巫师(俗称“端公”)做法事时所使用的牌子。玩灯时,用各种情绪不同的“干牌子”为龙狮舞蹈击节助兴。《建始县志》载乾隆丁卯科举人范述之的诗《元夜》,有描写玩灯的情景:“四井余灯火,三川尚鼓鼙。”这里的“灯”指玩灯的队伍,与本地俗语所说“十五的灯”中的“灯”是一回事。“鼓鼙”则是指玩灯的锣鼓声。本地人把“玩”也称为“耍”,所以又把在玩灯时演奏的锣鼓乐称为“耍锣鼓”。
“薅草锣鼓”和“耍锣鼓”都是土生土长的锣鼓乐,它们同时具备“有缓急抑扬,而无律吕”的特点。根据这个特点,民间艺人们更为直接形象地称这些锣鼓曲牌为“干牌子”。“干”是指无水分,这里借指无“律吕”。
清嘉庆年间,李世高(外号高老头),从外地回来的建始人,他精通本地“薅草锣鼓”和“耍锣鼓”,他在外地是戏班子里的琴师,掌握了很多戏曲曲牌和戏曲锣鼓牌,晚年因戏班散伙,回到建始,为了谋生,他就把他学到的戏曲曲牌和锣鼓牌子糅合到一起,带徒授艺,使本地的“薅草锣鼓”和“耍锣鼓”得到了新的养分,形成一种内容更加丰富的,用途更加广泛的新的民间吹打乐。应用范围已经涉及人们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修屋造宅等,土家人称之为红白喜事。在明末至清末一段时期中,新兴声腔和新剧种接踵而起,其影响最大的是“弋阳腔”、“梆子”和“皮黄”(《从中国音乐史稿》杨荫浏)。“二黄”和“西皮”两种声腔流入鄂西南地区,当然也流入了建始。但它们流入建始的渠道是不一样的。至今艺人们把“皮黄”和“梆子”称之为三条路,把“二黄”称之为“南路”,因为他从建始的南方流入(湖南一带),“西皮”称之为“下路”(从长江下游流入),把“梆子”称之为上路,因为它从建始北面流入(四川、陕西一带)。当板腔体的声腔流入之后,很快被艺人掌握,并把它溶入已存在的吹打乐中,成为艺人们的红白喜事演奏活动中新的曲目。板腔的声腔原本是有人演唱的,由于受到条件的限制,艺人们用小唢呐代替人声,并把这一部分板腔的曲目称之为丝弦。
由于艺人们既会打“锣鼓”,又会演奏“丝弦”,于是这些民间艺人就被称之为打丝弦锣鼓的。久而久之,这一整套曲牌也就顺理成章的被称为“丝弦锣鼓”。
因为板腔体的流入,形成了“丝弦锣鼓”,它在建已经流传了近200年的历史。
    二、基本内容
建始县丝弦锣鼓的曲牌类别:
(一)干牌子。纯锣鼓乐牌子,是指“有缓急抑扬,而无律吕”,也就是干巴巴的意思,没有乐音;例如“狗思羊”、“丁丁”(点点的意思,很小),“圆眼”、“双飘带”、“大分家”等几百个曲牌。
(二)吹打牌子。
1、本地吹打。有“道士令”、“换头”、“安亲”、“夺夺大”、“豹子头”等十几个牌子。
2、报眼牌子。有“谢鞠劳”等10个。
3、炮牌子。有“风入松”、“红绣鞋”、“四门庆”、“急溜子”四个牌子。
(三)座堂牌子“是唢呐独奏曲牌。伴奏乐器只有鼓和一个单片钹。曲牌有“山坡羊”、“水龙吟”“柳青娘”、“将军令”等三十个。
(四)丝弦即唢呐吹戏。有三种声腔:一种是“二黄”俗称南路;一种是“西皮”俗称下路;另一种“梆子”俗称上路。
三、相关制品及其作品
(一)、噪音乐器、打击乐器
1、鼓(粪桶鼓、盆鼓、板鼓)
2、锣(包锣、大锣、小锣、马锣)
3、钹
4、云板
5、梆子
(二)、弓弦乐器
1、小筒子(现用京胡代替)
2、大筒子(现用京二胡代替)
(三)、管乐器
1、竹笛   2、萧   3、笙   4、唢呐(大唢呐、小唢呐<叽呐子>)
(四)、弹拨乐器
绷绷琴(形似月琴)
以上器具过去都是自制,但如今只有唢呐必须自制外,其余均可购置,也可自制。
四、传承谱系
根据普查,有代表性的丝弦锣鼓艺人谱系如下:
第一代:李世高(高老头)   生卒年龄不祥
第二代:李德福(1847——1924)(李九九、九
              老头、李九娃)
              熊自伦(明祖娃)
             向四凤(向凤娃)
             以上三人称之为:老三娃
             这一时期丝弦锣鼓艺人不足50人。
第三代:李植春(大狗娃,少三娃之一)
            汤维兴(1886——1942)(汤兴娃,少三娃之一)
            朱方芝(珍喜娃,少三娃之一)
            李发锤
            李发玉
            李发厚
            李德喜
            袁文清   曹朝汉   龙德虎
这一时期丝弦锣鼓艺人约100人左右。
第四代:尹明河 肖茂荣 (州民间艺术大师)
    尹明海 尹明洲 王青河 董世朝
    严世照 黄仁仲 曹青山 黄学汉
    肖相青 徐永芳 黄永胜 黄永良
    黄永善 刘义明
    这一时期丝弦锣鼓艺人约200人
第五代:肖远游(州民间艺术大师)
    肖远才 向远儒 刘传家 冉隆茂
    万书禄 刘朝干 黄顺灿 黄文崇
    向昌权 肖相青 黄学汉 黄兴全
    黄文从 向远琪 武顺众 黄盛阶
    黄奉来 黄海青 杜明义 黄盛军
    周发祥 冉启良 向兴春 黄凤午
    肖远福 肖远寿 肖相林 陈祖春
    黄兆胜 张思贵 唐昌艳 吴老幺
    黄少初 黄少秋 向泽怀 黄先仲
    汤维正
    这一时期丝弦锣鼓艺人约550人
第六代:约2000人
肖茂荣的弟子;(教锣鼓58班,680多人)。
杨万坤 唐辉珍 徐朝应 李子绪 龙克银
魏昌伸 易统云 易统富 陈昌银 周光亮
薛明魁 黄世彩 黄世碧 樊永桃 周定文
严奉兴 严奉俊 李德兴 严奉祥 刘文波
秦宗汉 杨永轩 吴成礼 樊振煊 樊振云
杨学立 杨学科 杨国林 刘朝甲 陈全家
李先才 肖隆轩 鲁福祥 鲁福玉 唐克相
吴太阶 黄维堂 张从祥 黄维锋 黄国兵
邱永柏 曹清孝 邱永科 刘明俊 赵正贵
金 俊 薛本凤 黄发新 郭 云 何克良
胡体会 胡体贵 肖成东 肖成迪 黄维全
李德清 汤维正 谭绍全 严文魁 董永平
董永胜 王大玉 王大朝 唐嗣兵 陈贤艺
齐孝生 陈贤忠 贺常全 丁敬玉 陈远正
王绪明 马福润 周经学 秦光华 秦光美
尹明喜 王远发 乔光应    张立成    刘绍怀
张义清 徐中福    樊永清    蔡玉安    徐在国
何振成    周国祥    周国盛    熊考全 黄世俊
秦德海 江维应 黄维炳 陈平林 陈平汉
李美成 贺考全 贺友双 廖洪菊 张义云
肖远游的弟子:(共教锣鼓46班,557人)
肖隆杰 向竹青 向四清 王先吉 邱良驹
秦德超 邹西远 毛立金 黄厚道 向道波
向道彩 唐开兴 唐依明 唐依松 张绪轩
秦信忠 陈学汉 陈学生 李折喜 黄世安
秦治生 邱良金 邱良焕 陈胜庭 郭自立
孙定江 郭昌盛 杨自如 陈家荣 王志兵
范承其 刘召燕 王永登 向远儒 伍厚明
周兴书 黄厚弟 肖清孝 毛仕福 向成茂
李厚林 李厚国 
系各班锣鼓代表
肖远才的弟子:(64班,680人)。
冉启明 冉启林 向道波 向道彩 唐义明
唐义松 唐克新 唐克金 俞光国 俞兆清 
俞得明 俞兆文 杨年祥 杨友松 杨老二
杨启俊 谢俊毛 刘运国 刘运林 肖运国
李占奎 李占全 李启松 范红春 文泽云
李发明 文泽胜 齐得宣 刘德涛 黄开权
黄定权 肖清孝 肖国孝 肖南孝 肖智孝
陈权佳 陈智家 李兴才 王会祥 王会桃
肖南孝 肖茂英 潘友国 张尚莫 廖兴波
田世贵 蒋作文 田世国 孙国军 孙国艳
黄金木 杨华茂 杨华勇 杨华英 向成林
向成浩 向义方 谢先进 刘开国 王维炳
王维焕 颜高清 魏光申 李启堂 陈贤之
陈庸正 陈贤忠 刘艳堂 陈得全 陈得科
刘莫川 王绪明 肖茂宣 唐词左 唐词右
唐词宣 尹小权 唐忠才 尹发清 尹定生
陈世重 刘修林 尹定春 何元奎 王兴富 
颜高才 颜德宣 颜高富 罗兴登 罗学伍
颜高梅 胡光红 胡兴全 胡兴元
黄奉来 黄海青 刘义明的弟子:(共教锣鼓27班,255人)
黄世财 余定喜 黄昌华 陈正用 黄世尧
黄世彩 黄国彬 张从祥 胡侯义 黄胜阶
易统兴 黄世碧 刘启英 唐义成 陈正清
陈正全
冉启良的弟子:(共教锣鼓10班,115人)。
尹明金 尹明全 尹明元 袁超明 袁超平
袁超圆 刘天才 龙克中 马才俊 周启平
陈平蛟 陈平林 陈平汉 陈小毛 能 斌
向兴春的弟子:(共教锣鼓7班,86人)
何文清 唐嗣波 黄金伟 黄光容 李宗全
邱昌林 杨友华 向兴全 龙友培 袁申福
袁申录 薛明佑 黄荣光 黄金国 魏厚明
向远忠 彭家德 陈依忠 黄金锐 许安全
王国珍 王国群 陈光知 陈先忠 刘友常
贺常友 贺常全 肖茂全 马登全 马福平
唐兰林 金祖科 向泽斌 肖远桂 向远春
冉友华 李曾考 王成军 魏厚忠 程德全
王文炳 薛明玉 金俊举
第七代:这一代丝弦锣鼓艺人约300人
第八代:这一代丝弦锣鼓节人约30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注册协议|小黑屋|社区公约|手机版|建始网 ( 鄂ICP备05004864号 )

GMT+8, 2018-1-19 21:47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