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6243|回复: 244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旅游开发话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2 09: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么 于 2011-9-10 08:57 编辑

在网上搜到不少建始丝弦锣鼓的视频,可惜没音频;我就把音频给扒下来,加了鞭炮声,重新编辑上传,方便大家下载来随时听;如果哪位大侠有更高质量的“建始丝弦锣鼓”音响资料,最好能分享一下,这样对建始文化的传播是功德无量的!
音频下载地址http://www.51mike.com/song/2948269?mid=ddVV057c6Uab&br=mike&minor=999999&spid=51mike&major=6.4.0331

【音频1】


【音频2】


【音频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9-7 17: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么 于 2011-9-8 10:30 编辑

百度贴吧【建始丝弦锣鼓吧】开吧!http://tieba.baidu.com/f?kw=%BD%A8%CA%BC%CB%BF%CF%D2%C2%E0%B9%C4

未标题-1.jpg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09: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么 于 2011-9-8 10:52 编辑

【视频集锦】http://tieba.baidu.com/p/12029512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09: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资料搜自网络----

建始丝弦锣鼓简介

“丝弦锣鼓”的形成和发展大体经历了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干牌子”从“薅草锣鼓”里单独分离出来,与民间音调溶合形成“耍锣鼓”;第二个阶段是曲牌体戏曲音乐流入建始被本地锣鼓吸收,形成了新的“鼓吹乐”形式;第三阶段是板腔体的戏剧音乐的流入,又被上述“鼓吹乐”溶合形成现在所谓的“丝弦锣鼓”。

简介

  在湖北省的西南部,有一个被人美称为“金建始”的地方——建始县。它自古为“楚蜀咽喉”,是荆楚通往巴蜀旱路的必经之地。自晋建县以来,至今已有近二千年的历史。清同治五年县志载,这里“万山稠叠,突兀恢奇”,是“包谷根从石罅寻,石田载土土如金”的穷地方。

然而,由于生活在这里的各族劳动人民乐达豁观的生活态度、勤劳淳朴的人生秉性、善于吸收外来文化的宽厚胸怀,加之建始所处的独特的地理环境,使得荆楚文化、巴蜀文化和本土文化在这里得到了广泛的汇集和天衣无缝的融合。创造了极其丰富多彩、璀璨绚丽、千姿百态的民族民间文化艺术。如浩如烟海的民歌、妙趣横生的民间故事、热情奔放的花鼓灯、喜花鼓、古老浓烈、风格各异的跳丧舞等等,犹如朵朵山花,争奇斗妍,绽放在建始的山山岭岭、村村寨寨。“建始丝弦锣鼓”便是其中犹为夺目的一朵。

 

  新中国成立以来对“丝弦锣鼓”的调查收集整理保护简况

  新中国建立以后,人民政府非常重视对“建始丝弦锣鼓”的保护。1957年湖北省人民艺术剧院及湖北省歌舞剧院派出一批专家到建始采访丝弦锣鼓。上世纪60年代初到文化大革命前,县歌舞团专门聘请著名艺人尹明河住团传授“丝弦锣鼓”近二年之久。恩施地区歌舞团在此期间,也经常聘请尹明河到该团传授锣鼓。湖北省歌舞团甚至派专班到建始学习“建始丝弦锣鼓”。

  文革期间,视锣鼓师傅为“牛鬼蛇神”,禁止打锣鼓长达十几年,但在偏远的乡村也时有打锣鼓的。

  1981年,“十大集成”启动,“建始丝弦锣鼓”得以受到较为系统地全面地挖掘、收集和整理。县文化馆派出音乐专干,深入农村,拜师学艺。在普查的基础上,重点对民间艺人肖茂荣所掌握的所有曲牌进行了录音、对口传的曲牌对照录音逐一记谱整理。此项工作从1981年启动到1984年结束。1985年由县民委斥资5000元,由武汉音乐学院印成《建始民族民间吹打乐·丝弦锣鼓》资料册子。

  1997年中央民族大学毛继增教授曾亲自到建始采访丝弦锣鼓。2000年初,恩施州民委制定了州民族文化研究工作十年(2000——2010年)大纲,编辑出版《恩施州民族研究丛书》,是实施“大纲”的一项长期计划。因为此,在原《建始民族民间吹打乐·丝弦锣鼓》的基础上,对部分曲牌进行了诠正和修改,在2001年由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出版发行了《建始丝弦锣鼓》一书。[1]

丝弦锣鼓成因

  “丝弦锣鼓”这个名称乍一看起来有些不太符合情理,然在我们了解了它的成因之后不太难理解这个约定俗成的名称了。

  不难看出,所谓“丝弦锣鼓”实际上包括有以下几方面的内容和形式。

  一是有“缓急抑扬、而无律吕”(王圻《三才图会》)。被俗称为“干牌子”或“小牌子”的纯锣鼓乐。所谓“干”是与“湿”相对应的,“干”是指纯噪音的打击乐。“湿”则是指有旋律的乐音曲牌;“小”是与“大”相对比的。凡“干牌子”大都短小,很少超过两个乐句。所谓“大”则是“丝弦锣鼓”中那些较长的而又相对完整的鼓吹乐。

  二是早一些年流入到建始的曲牌体鼓吹乐,它包括连吹带打的鼓乐和大量的唢呐独奏曲牌(在民间俗称为“堂牌子”或“坐堂牌子”,“堂”取“堂屋”之意)。

  三是所谓的“丝弦”。“戏曲音乐发展的后一阶段,即在由明末至清末一段时期中,新兴声腔和新兴剧种,接踵而起,其影响最大的是《弋阳腔》、《梆子》和《皮黄》(杨荫浏《中国古代音乐史稿》)。上述三种声腔中《皮黄》和《梆子》在建始被民间艺人采纳。他们把“西皮”称为“下路”。这是因为“西皮”是建始以东流入,建始人把长江中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这里的“下路”的“下”即取其意。“上路”又俗称“川梆子”,是经建始以北流入的,所以又称为“北路”。“南路”则是从建始以南流入的,大约与湖南荆河戏有关。所以,“丝弦”在民间又有“三条路”之称。“丝弦”实际上是“唢呐吹戏”。因其演奏中加入了笙、竹笛、月琴、胡琴等丝竹乐器,大都把这部分板腔体的曲牌称为“丝弦”。

  以上四类曲牌中,前三类可以在曲牌的联奏中浑为一体,而“丝弦”是另外演奏的。经常听到艺人们在实际的演奏中说这样一句话:“我们来一板锣鼓”或“来一板丝弦”。这句话足以说明“丝弦”与“锣鼓”是两回事。那为什么约定俗成了“丝弦锣鼓”这个名称的呢?那是因为艺人们在授业之时,经常是既教“锣鼓”又教“丝弦”。大多数艺人兼具两种本事,社会上认为他们是“丝弦锣鼓”艺人,把他们称为“打丝弦锣鼓的”。所以把他们所演奏的不同类别的曲牌通称为“丝弦锣鼓”。

丝弦锣鼓传承

代表艺人及传承情况

  据调查,“丝弦锣鼓”传承至今有据可考的已传承八代艺人。其中历史著名代表艺人有:

  第一代:李世高,出生年龄不详,人称“高老头”。早年是戏班琴师,晚年回到建始,以传授锣鼓、胡琴、唢呐为职业。

  第二代:李德福,( ——1924年),人称李九九,李久娃是李世高的小儿子,随其父学习,吹拉弹打俱精。与他齐名的还有熊自能(人称明祖娃)和向四凤(人称向凤娃),此三人合称为“老三娃”。

  第三代:汤维兴,(1886年——1942年),人称汤兴娃。与李直春(人称大狗娃)、朱方之(艺名珍喜娃)同随李德福学习,社会上合称“少三娃”。“少三娃”受夹钹锣鼓路子的影响,将本地单钹锣鼓改为夹钹锣鼓。汤维兴晚年多病,在家(长梁下坝藕堰塘)开馆授徒,是“丝弦锣鼓”开馆授徒第一人。现流传的绝大多数曲牌都是由他传授下来的。

  第四代:第四代著名艺人最有代表的有两位。第一位是尹明河;第二位是肖茂荣。他们同随汤维兴学习。

  尹明河(1895年——1977年),长梁峡口人,排行老二,人称“二师傅”。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曾先后被县、地区、省文艺团体请去教授“丝弦锣鼓”,最长时间在县文工团“坐团”教授近二年(1963年——1964年)时间。

  肖茂荣(1919年——2003年),长梁下坝人。一个多才多艺的民间艺人。1956年曾挟技参加过湖北省民间艺术大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至2003年逝世前多次参加州、县、汇演献技,为州接待演出献技。所传承的102个曲牌编入《建始丝弦》一书。其中22首被载入《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湖北卷》,该书载入其小传。2003年被恩施州人民政府命名为“民间艺术大师”。

  第五代:肖远游(1944年—— )。长梁兴安坝人。师从尹明河。传徒近400人。2005年被州人民政府命名为“民间艺术大师”。

  (第六代到第八代艺人略)。

丝弦锣鼓”的传承方式

  “丝弦锣鼓”牌子传承的方法,以口传心授为主。凡乐音用“当、啷、罗”三字;凡噪音用“转、切、冬、不、龙、可、大七字。有少量的艺人会念几句工尺谱,但一般不用工尺谱传教牌子,民间称为“开牌子”,但即使开了牌子,也是用口念来传教。其开牌子所用符号有“o”、“×”、“プ”等。“o”表示大锣,“×”表示头钹,“プ”表示休止。还有一些艺人自创的符号,因其只在某几人中认可,不具代表性,所以流传不开。

丝弦锣鼓”传承的办法

  “丝弦锣鼓”艺人在学习之前,首先要选定师傅,然后再写“投师帖”,举行简单的拜师仪式,学习三年。

  学习锣鼓的人数按乐队编制,一般为7人以上。且所学者都住得不远,解放前以保、甲为范围,解放后以生产队、村、组为范围。所学徒弟随师傅外出打锣鼓,伙食由东家供给,师傅和徒弟按人头计算,平均每人三吊钱(旧时),全由师傅领走,徒弟分文不取。第二年,师傅得三分之二工钱,徒弟得三分之一的工钱。第三年,师傅得三分之一,徒弟得三分之二的工钱。这个分配原则一直沿用至今。

  另一种办法是开馆授徒。在“丝弦锣鼓”传承的办法中,开馆授徒仅有汤维兴一例。因其晚年中风,行走不便,便在家开馆授徒。他采用的办法是交多少谷子,教多少牌子。 [2]

丝弦锣鼓演出和活动范围

丝弦锣鼓演出

  在民间,文化革命以前(可推至新中国成立以前)至文化革命结束后的几年(可延续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丝弦锣鼓”的演出活动是相当壮观的,不论红白喜事,总少不了艺人们的身影。安居乐业,婚丧嫁娶,诞生寿礼,节庆聚会,少了锣鼓,总是不行的。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随着电视进入农户,卡拉OK唱进家庭,一般红事(喜事)就不请锣鼓班子了。只有在举办丧事时才请锣鼓班子来热闹一下。

  即使如此,好一点的班队,仍可每年演出活动达到180场以上,好一点的师傅可在200场子以上。其每年收入在2000元——10000之间,个别的可达15000元左右。

丝弦锣鼓活动的范围

  新中国成立以前,丝弦锣鼓活动的范围比较狭窄。仅限于建始长梁及业州、猫坪、三里及紧邻恩施的柏杨。所以,它原来也有“北乡(长梁在建始县治以北)锣鼓”的称谓(还有一些比如“西乡锣鼓”等,但不及“北乡锣鼓”出名)。

  到现在,“丝弦锣鼓”以长梁乡、业州镇为辐射中心,基本上在建始全境都可以听到“丝弦锣鼓”的声音,看得到“丝弦锣鼓”艺人的身影。不仅如此,还波及到邻省邻县。毗邻重庆市巫山、奉节可以听到“丝弦锣鼓”的声音,有建始“丝弦锣鼓”艺人们活动过的地方有巴东、恩施、宣恩、来凤、利川等县。

丝弦锣鼓好评与价值

丝弦锣鼓”在专业文艺团体活动的情况

  历年来,专业文艺工作者对“丝弦锣鼓”的加工,改造一刻也末停息过。陆陆续续地搬上县、地区(州)、省里的舞台。

  曲艺《过秆》(汪启武词、刘绍全曲)赴省汇演。“丝弦锣鼓”表演《泥巴腿子上大学》(谭儒学曲)在县舞台上和全县乡村演出多场。表演唱《工地的早晨》(程仕创曲)。小戏《秀梅的婚事》(侯勇曲)代表恩施地区参加湖北省戏剧展演。小戏《肉店早晨》(汪启武词、江祝年曲)、大戏《一往情深》(吕新琼词、江祝年、刘必介曲)参加全州专业剧团汇演,分别获创作二等奖,表演奖。曲艺建始丝弦《糊涂官断案》(文世昌曲)由恩施市文工团参加1987年湖北首第四届“百花书会”一举夺金,并由湖北电视台现场直播。曲艺建始丝弦《借姐夫》参加2004年湖北省“百花书会”夺得铜奖,州专业剧团汇演金奖。曲艺建始丝弦《两代警嫂唱新曲》(汪启武词、江祝年曲)参加公安部汇演夺得银奖。以“丝弦锣鼓”曲牌改编的歌曲《回归赋》1997年在参加州比赛获一等奖之后,又被定为公演节目,获得好评。

丝弦锣鼓价值

  任何事物的价值衡量,是因其独特性和可利用性而决定的。“物以稀为贵”这句话并不十分完整,“非典”稀少,并不可贵。还要从它的利用性,有益性等积极的因素上去衡量它。

  我们这里只谈“丝弦锣鼓”的“稀有性”和“可利用性”,这两者基本可以说明“丝弦锣鼓”这个艺术品种与其它艺术品在相比中的独特性。

  谈起“丝弦锣鼓”的独特性,还得从建始所处的特有地理环境和人文渊源说起。

  先说地理环境。建始地处鄂西南,正北与重庆巫山接壤,西北与重庆奉节相连,西南与恩施连界,正南与鹤峰为邻,正东与巴东隔河相望。这里“万山稠叠、突兀恢奇”,“自古为楚蜀咽喉”(清同治五年《建始县志》)。

  再说人文环境。“建始自明季寇乱,邑无人居十数年,迨康熙初年就荡平,逃亡复业者十之一、二,嗣是荆州、湖南、江西等处流民竞集”《施南府志卷之十·典礼,风俗》P162)。建始因明末战乱,县治所在地人民纷纷逃亡,至康熙初年,回来复业的人不过十之一、二。荆州、湖南、江西移民甚多,这可以说明建始的人至少在县治所在地土著人已经不多。外来“流民”一定要注入新的文化和习俗。

  一是“楚蜀咽喉”,二是“流民竞集”。影响了建始本土的文化状态。这一点可以很清晰地从“建始丝弦锣鼓”中的形成和发展反映出来。 [3]

丝弦锣鼓现状

班队遍及建始全境

  据调查“丝弦锣鼓”班队,遍及建始全境,全县境内有班队100多个,职业的、半职业和非职业艺人几近2千人,每年演出约在3500场左右(全县班队演出总和)。仅长梁一乡就有班队65个,职业的半职业和非职业艺人计1256人。这个调查统计的数字是惊人,世界上任何一个乐团不可能有如此庞大的队伍,所演出的场次是世界上其他任何演出团体不可能达到的,按平均每场收入以400元计算,这个庞大的演出团体年收入可达140万元,在一个贫困地区,这又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自生自灭

  我们还注意到,由于全球化趋势的增强和现代化进程的加快,“丝弦锣鼓”在演出的实用性上严重萎缩。在所谓“红喜事”中(比如:婚庆、寿礼、诞生礼、立屋挡水等)几乎不请锣鼓班子。只有在丧事活动才请一班或几班锣鼓闹热一下。“死人子锣鼓”几乎成了“丝弦锣鼓”的代名词。长此以往,将导致不良后果,至使“丝弦锣鼓”自生自灭。

  从曲牌本身的类别上,“丝弦锣鼓”原本是做生有做生的牌子,打喜有打喜的牌子,红、白事开吹各有讲究。由于“红事”不同锣鼓班子,将导致“红事”曲牌失传。原“丝弦锣鼓”中有24个祝寿的曲牌,仅在1981年抢救出来1个,其它的23个曲牌现有艺人连曲牌名都不知道,已失传了。知道曲牌名的有《慈善调》、《春来》、《秋采》、《猜句子》、《山喳子》、《碎眉子》、《隔之子》、《跌断桥》等几十个。

将成为博物馆的文物

  由于其实用范围的单一,将使庞大的队伍成为暂时现象。现在活跃在“丝弦锣鼓”演出现场的,大都是“丝弦锣鼓”第六代艺人和第七代艺人。 

  第六代艺人多在50岁以上,第七代艺人也大都在40岁左右。第八代艺人有几个,仅仅是凤毛麟角。

  实用性的单一,还可导致乐器的单一,演奏技巧的退化等多种不良后果。在现代手段强有力的冲击下,加上自身的退化,“丝弦锣鼓”成为博物馆的文物只是迟早的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09: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资料来自网络---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建始县文化馆音乐干部王华英和刘绍全向我们介绍,建始流传着一种古老的吹打音乐,叫“丝弦锣鼓”。于是,我们一个近十人的采风小组,直接奔赴“丝弦锣鼓”的窝子建始县长梁区。像电影《五朵金花》里寻找金花一样,我们翻山越岭,找到了在当地已经享有盛名的民间艺人肖茂荣。

  已故民间艺术大师肖茂荣当年刚过不惑之年,精力充沛,见我们这些“专业”音乐工作者一路风尘追赶他,已是有些感动,便滔滔不绝地说起了“丝弦锣鼓”和他自己学艺的历程。说起来,肖大师已是建始“丝弦锣鼓”的第四代传人了。他1932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读了两年私塾和五年药书。12岁时,拜“丝弦锣鼓”艺人汤维兴为师,学吹唢呐和打锣鼓。他学习刻苦,加上聪明,两三个年头,自己就能组织班子演奏,成了远近闻名的“师傅”。特别是在“丝弦锣鼓”唢呐吹奏中,发明了超吹和飞指等绝技。据说,现在民间已经很难找到一个能掌握这种绝技的人了。

  肖茂荣师傅热情地接受了我们的邀请,在当地政府的协助支持下,组织了十几人参加的锣鼓班子,连续几天为我们演奏“丝弦锣鼓”。我们不停地采录,不停地访问,近半个月的日子,沉浸在古朴的“丝弦锣鼓”中。艺人们摇头晃脑,抑扬顿挫,如痴如醉的演奏,发出时而似排山倒海,时而如涓涓山泉的音乐之声。气势恢弘的夹钹,模拟人声演唱的唢呐,以及有板有眼的丝弦曲牌,深深地震撼着我们,使我们感触到这门艺术的厚重。

  “丝弦锣鼓”这个长期流传在建始县境内的民间艺术,是“锣鼓”和“丝弦”的结合体。据艺人说,清朝嘉庆年间,有一个建始籍昆曲艺人李世高,从湖南带回一些唱腔和唢呐曲牌,回到建始传教。后来,艺人们把这些曲牌加入到建始本地民间流传的“薅草锣鼓”(一种劳动生产时用于鼓劲的锣鼓)和“耍锣鼓”(玩灯时的锣鼓)之中。所谓“丝弦”,即是由京胡、京二胡、月琴、竹笛等乐器伴奏的板腔体戏剧音乐。这些板腔体音乐,实际上与很早以前从外地流入到建始的南戏音乐同出一辙。应当说,在艺人的演出中,“锣鼓”和“丝弦”本来是不搭界的,但一些艺人们既会打锣鼓,又会演奏丝弦,民间便把这批艺人通称为“打丝弦锣鼓的”,于是,“丝弦锣鼓”便由此而得名。

  建始“丝弦锣鼓”有别于其他艺术门类的艺术特点。如唢呐吹戏。去掉一般戏曲的人声演唱方式,改用唢呐吹戏,用大唢呐模仿男声,用小唢呐模仿女声,用京胡、京二胡、月琴、竹笛等丝竹乐器伴奏。

  夹钹加花。建始“丝弦锣鼓”用的是两副大夹钹,发出的声音沉重而古朴,区别于土家族“打溜子”等其他夹钹演奏方法。两付钹分别叫作头钹和二钹,演奏时“头钹起花二钹喂”,即头钹总是处在节奏的重心,二钹紧跟演奏。

  演奏绝技。在演奏技巧上,除肖茂荣的唢呐超吹和飞指,还有他的同龄艺人冉织三的“简锤鼓”。简锤鼓是把繁杂的鼓点节奏简化到最少。这里面充分表现了艺人在演奏处理上的聪明智慧。“丝弦锣鼓”中的鼓就是指挥,也体现了艺人的指挥技巧。

  为了深入探讨“丝弦锣鼓”的艺术特点,系统了解、搜集资料,我们请了年逾古稀的艺人尹明鹤老先生,和我们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我们发现,尹老艺人豁达、稳重的性格犹如“丝弦锣鼓”的演奏速度。由于“丝弦锣鼓”的两副夹钹、平面锣和鼓都较为沉重,因而形成了大部分曲牌演奏速度为中速。艺人和他操持的乐器长期的磨合,成就了艺术本身的特点,也磨练了艺人们的性格,甚至神态。

  另外,从“丝弦锣鼓”艺术归类上讲,它是一门跨门类艺术。传统的“丝弦锣鼓”应当归在民间器乐类,而在现时代,人们运用“丝弦锣鼓”的曲牌作为唱腔曲牌,“丝弦”又成其为一种曲艺的表现形式了。



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是我国最年轻的一个自治州。在恩施当地,有“金建始,银利川”的说法,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文化的冰箱,因为这里的原生态文化保存相对完整,比如利川的灯歌系列——《龙船调》,还有建始的丝弦锣鼓。曾经于2006年5月,到建始拍摄过《黄四姐》的选题,多少了解了当地的一点民俗民风。这里想介绍的是,关于建始丝弦锣鼓的流播情况。
一、历史渊源
    建始丝弦乐锣鼓渊源流长,最早可以追溯到薅草锣鼓。“薅田有彭,自人蜀见之。始,则集其来;既来,则节其作;既作,则防其所以笑语而妨务也。其声促烈清壮,有缓急抑扬,而无律吕。”(《三才图会》明·王圻)。建始是土家族聚居之地,自古以来,由于山大人稀和野兽的危害,逐渐形成了在薅草锣鼓的风俗。“四五月耘草,数家共趋一家,多至三四十人,一家耘毕,复趋一家,一人击鼓以作足力,一人呜钲以节劳逸,随耘随歌,自叫音节”,谓之“薅草锣鼓”(《来凤县志·风谷志》清)。
建始“自古为楚蜀咽喉”,乃为入蜀门户,建始宋时(公元960年至1278年)属夔州路总府,至“改土归流”才属恩施州,治今业州镇。可见,建始有“薅草锣鼓”当属历史久远。现今,散见于民间的无数个被艺人称之为“干牌子”的锣鼓牌子,便是这种“有缓急抑扬,而无律吕”的锣鼓牌子。
春节期间玩灯,在川东和鄂西南一带,自有其特点和不同的目的。在这里,巫风盛行。所以便有了“上九夜,龙狮舞索室驱疫”(《施南府志·之十典礼·风谷》)的说法。现今流行的“干牌子”中,就有不少的牌子是巫师(俗称“端公”)做法事时所使用的牌子。玩灯时,用各种情绪不同的“干牌子”为龙狮舞蹈击节助兴。《建始县志》载乾隆丁卯科举人范述之的诗《元夜》,有描写玩灯的情景:“四井余灯火,三川尚鼓鼙。”这里的“灯”指玩灯的队伍,与本地俗语所说“十五的灯”中的“灯”是一回事。“鼓鼙”则是指玩灯的锣鼓声。本地人把“玩”也称为“耍”,所以又把在玩灯时演奏的锣鼓乐称为“耍锣鼓”。
“薅草锣鼓”和“耍锣鼓”都是土生土长的锣鼓乐,它们同时具备“有缓急抑扬,而无律吕”的特点。根据这个特点,民间艺人们更为直接形象地称这些锣鼓曲牌为“干牌子”。“干”是指无水分,这里借指无“律吕”。
清嘉庆年间,李世高(外号高老头),从外地回来的建始人,他精通本地“薅草锣鼓”和“耍锣鼓”,他在外地是戏班子里的琴师,掌握了很多戏曲曲牌和戏曲锣鼓牌,晚年因戏班散伙,回到建始,为了谋生,他就把他学到的戏曲曲牌和锣鼓牌子糅合到一起,带徒授艺,使本地的“薅草锣鼓”和“耍锣鼓”得到了新的养分,形成一种内容更加丰富的,用途更加广泛的新的民间吹打乐。应用范围已经涉及人们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修屋造宅等,土家人称之为红白喜事。在明末至清末一段时期中,新兴声腔和新剧种接踵而起,其影响最大的是“弋阳腔”、“梆子”和“皮黄”(《从中国音乐史稿》杨荫浏)。“二黄”和“西皮”两种声腔流入鄂西南地区,当然也流入了建始。但它们流入建始的渠道是不一样的。至今艺人们把“皮黄”和“梆子”称之为三条路,把“二黄”称之为“南路”,因为他从建始的南方流入(湖南一带),“西皮”称之为“下路”(从长江下游流入),把“梆子”称之为上路,因为它从建始北面流入(四川、陕西一带)。当板腔体的声腔流入之后,很快被艺人掌握,并把它溶入已存在的吹打乐中,成为艺人们的红白喜事演奏活动中新的曲目。板腔的声腔原本是有人演唱的,由于受到条件的限制,艺人们用小唢呐代替人声,并把这一部分板腔的曲目称之为丝弦。
由于艺人们既会打“锣鼓”,又会演奏“丝弦”,于是这些民间艺人就被称之为打丝弦锣鼓的。久而久之,这一整套曲牌也就顺理成章的被称为“丝弦锣鼓”。
因为板腔体的流入,形成了“丝弦锣鼓”,它在建已经流传了近200年的历史。
    二、基本内容
建始县丝弦锣鼓的曲牌类别:
(一)干牌子。纯锣鼓乐牌子,是指“有缓急抑扬,而无律吕”,也就是干巴巴的意思,没有乐音;例如“狗思羊”、“丁丁”(点点的意思,很小),“圆眼”、“双飘带”、“大分家”等几百个曲牌。
(二)吹打牌子。
1、本地吹打。有“道士令”、“换头”、“安亲”、“夺夺大”、“豹子头”等十几个牌子。
2、报眼牌子。有“谢鞠劳”等10个。
3、炮牌子。有“风入松”、“红绣鞋”、“四门庆”、“急溜子”四个牌子。
(三)座堂牌子“是唢呐独奏曲牌。伴奏乐器只有鼓和一个单片钹。曲牌有“山坡羊”、“水龙吟”“柳青娘”、“将军令”等三十个。
(四)丝弦即唢呐吹戏。有三种声腔:一种是“二黄”俗称南路;一种是“西皮”俗称下路;另一种“梆子”俗称上路。
三、相关制品及其作品
(一)、噪音乐器、打击乐器
1、鼓(粪桶鼓、盆鼓、板鼓)
2、锣(包锣、大锣、小锣、马锣)
3、钹
4、云板
5、梆子
(二)、弓弦乐器
1、小筒子(现用京胡代替)
2、大筒子(现用京二胡代替)
(三)、管乐器
1、竹笛   2、萧   3、笙   4、唢呐(大唢呐、小唢呐<叽呐子>)
(四)、弹拨乐器
绷绷琴(形似月琴)
以上器具过去都是自制,但如今只有唢呐必须自制外,其余均可购置,也可自制。
四、传承谱系
根据普查,有代表性的丝弦锣鼓艺人谱系如下:
第一代:李世高(高老头)   生卒年龄不祥
第二代:李德福(1847——1924)(李九九、九
              老头、李九娃)
              熊自伦(明祖娃)
             向四凤(向凤娃)
             以上三人称之为:老三娃
             这一时期丝弦锣鼓艺人不足50人。
第三代:李植春(大狗娃,少三娃之一)
            汤维兴(1886——1942)(汤兴娃,少三娃之一)
            朱方芝(珍喜娃,少三娃之一)
            李发锤
            李发玉
            李发厚
            李德喜
            袁文清   曹朝汉   龙德虎
这一时期丝弦锣鼓艺人约100人左右。
第四代:尹明河 肖茂荣 (州民间艺术大师)
    尹明海 尹明洲 王青河 董世朝
    严世照 黄仁仲 曹青山 黄学汉
    肖相青 徐永芳 黄永胜 黄永良
    黄永善 刘义明
    这一时期丝弦锣鼓艺人约200人
第五代:肖远游(州民间艺术大师)
    肖远才 向远儒 刘传家 冉隆茂
    万书禄 刘朝干 黄顺灿 黄文崇
    向昌权 肖相青 黄学汉 黄兴全
    黄文从 向远琪 武顺众 黄盛阶
    黄奉来 黄海青 杜明义 黄盛军
    周发祥 冉启良 向兴春 黄凤午
    肖远福 肖远寿 肖相林 陈祖春
    黄兆胜 张思贵 唐昌艳 吴老幺
    黄少初 黄少秋 向泽怀 黄先仲
    汤维正
    这一时期丝弦锣鼓艺人约550人
第六代:约2000人
肖茂荣的弟子;(教锣鼓58班,680多人)。
杨万坤 唐辉珍 徐朝应 李子绪 龙克银
魏昌伸 易统云 易统富 陈昌银 周光亮
薛明魁 黄世彩 黄世碧 樊永桃 周定文
严奉兴 严奉俊 李德兴 严奉祥 刘文波
秦宗汉 杨永轩 吴成礼 樊振煊 樊振云
杨学立 杨学科 杨国林 刘朝甲 陈全家
李先才 肖隆轩 鲁福祥 鲁福玉 唐克相
吴太阶 黄维堂 张从祥 黄维锋 黄国兵
邱永柏 曹清孝 邱永科 刘明俊 赵正贵
金 俊 薛本凤 黄发新 郭 云 何克良
胡体会 胡体贵 肖成东 肖成迪 黄维全
李德清 汤维正 谭绍全 严文魁 董永平
董永胜 王大玉 王大朝 唐嗣兵 陈贤艺
齐孝生 陈贤忠 贺常全 丁敬玉 陈远正
王绪明 马福润 周经学 秦光华 秦光美
尹明喜 王远发 乔光应    张立成    刘绍怀
张义清 徐中福    樊永清    蔡玉安    徐在国
何振成    周国祥    周国盛    熊考全 黄世俊
秦德海 江维应 黄维炳 陈平林 陈平汉
李美成 贺考全 贺友双 廖洪菊 张义云
肖远游的弟子:(共教锣鼓46班,557人)
肖隆杰 向竹青 向四清 王先吉 邱良驹
秦德超 邹西远 毛立金 黄厚道 向道波
向道彩 唐开兴 唐依明 唐依松 张绪轩
秦信忠 陈学汉 陈学生 李折喜 黄世安
秦治生 邱良金 邱良焕 陈胜庭 郭自立
孙定江 郭昌盛 杨自如 陈家荣 王志兵
范承其 刘召燕 王永登 向远儒 伍厚明
周兴书 黄厚弟 肖清孝 毛仕福 向成茂
李厚林 李厚国 
系各班锣鼓代表
肖远才的弟子:(64班,680人)。
冉启明 冉启林 向道波 向道彩 唐义明
唐义松 唐克新 唐克金 俞光国 俞兆清 
俞得明 俞兆文 杨年祥 杨友松 杨老二
杨启俊 谢俊毛 刘运国 刘运林 肖运国
李占奎 李占全 李启松 范红春 文泽云
李发明 文泽胜 齐得宣 刘德涛 黄开权
黄定权 肖清孝 肖国孝 肖南孝 肖智孝
陈权佳 陈智家 李兴才 王会祥 王会桃
肖南孝 肖茂英 潘友国 张尚莫 廖兴波
田世贵 蒋作文 田世国 孙国军 孙国艳
黄金木 杨华茂 杨华勇 杨华英 向成林
向成浩 向义方 谢先进 刘开国 王维炳
王维焕 颜高清 魏光申 李启堂 陈贤之
陈庸正 陈贤忠 刘艳堂 陈得全 陈得科
刘莫川 王绪明 肖茂宣 唐词左 唐词右
唐词宣 尹小权 唐忠才 尹发清 尹定生
陈世重 刘修林 尹定春 何元奎 王兴富 
颜高才 颜德宣 颜高富 罗兴登 罗学伍
颜高梅 胡光红 胡兴全 胡兴元
黄奉来 黄海青 刘义明的弟子:(共教锣鼓27班,255人)
黄世财 余定喜 黄昌华 陈正用 黄世尧
黄世彩 黄国彬 张从祥 胡侯义 黄胜阶
易统兴 黄世碧 刘启英 唐义成 陈正清
陈正全
冉启良的弟子:(共教锣鼓10班,115人)。
尹明金 尹明全 尹明元 袁超明 袁超平
袁超圆 刘天才 龙克中 马才俊 周启平
陈平蛟 陈平林 陈平汉 陈小毛 能 斌
向兴春的弟子:(共教锣鼓7班,86人)
何文清 唐嗣波 黄金伟 黄光容 李宗全
邱昌林 杨友华 向兴全 龙友培 袁申福
袁申录 薛明佑 黄荣光 黄金国 魏厚明
向远忠 彭家德 陈依忠 黄金锐 许安全
王国珍 王国群 陈光知 陈先忠 刘友常
贺常友 贺常全 肖茂全 马登全 马福平
唐兰林 金祖科 向泽斌 肖远桂 向远春
冉友华 李曾考 王成军 魏厚忠 程德全
王文炳 薛明玉 金俊举
第七代:这一代丝弦锣鼓艺人约300人
第八代:这一代丝弦锣鼓节人约30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09:24:3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资料来自网络---

建始”丝弦锣鼓”起源于土家人的薅草锣鼓和耍锣鼓。
  建始”丝弦锣鼓”的形成至今约二百年的历史。其源流与沿革线条清晰。其曲牌体裁多样。有土家本地吹打和曲牌体的吹打乐以及曲牌体的唢呐曲牌,还有板腔体的戏剧音乐。建始“丝弦锣鼓”是土家本地吹打重要表演形式之一,有纯击乐曲牌,有诸如象“道士令”等一些本地吹打乐品类。同一曲牌名打法不同。比如“牛擦痒”、“节节高”等,曲牌体的吹打牌子,是建始的曲牌体系的戏曲音乐旋律之一。如“风入松”、“红绣鞋”等三十多个。
  曲牌体的唢呐牌子有“水龙吟”、“山坡羊”等三十多个牌子。其乐队配制与昆曲曲牌乐队配制近似。曲牌的起法有两种,一是“累头”起,即散板引入;另一种是“挑槌”起,“挑槌”即鼓师傅预示速度。板腔体的戏剧音乐由小唢呐替代人声,由京胡、京二胡、月琴、竹笛等乐器伴奏。由于加进丝竹乐器,民间把这部分板腔体的戏剧音乐称为“丝弦”。
  “丝弦”自很久以前从外地流入建始。艺人们把从四川流入的川梆子称为“上路”,把从湖南流入的“二黄”称为“南路”,把从长江下游流入的“西皮”称为“下路”。所以“丝弦”又被称之为“三条路”。在广泛的演出活动中,锣鼓和丝弦是不搭界的。“丝弦锣鼓”名称的由来,是因为民间艺人既会打锣鼓,又会奏丝弦。民间把这批艺人通称为“打丝弦锣鼓的”,因此他们演奏的音乐便被统称为“丝弦锣鼓”。
  “丝弦锣鼓”在建始流传极为广泛,仅长梁乡65个行政村中就有“丝弦锣鼓”艺人1500多人,村村都有队伍。还建立了10个重点示范保护村,成立了“建始县丝弦锣鼓传艺馆”。该乡也被州政府命名为“民族民间文化生态保护区”。



锣鼓响起,铿锵有力;丝弦掣动,悠扬婉转。抑扬顿挫的节奏,跌宕起伏的旋律,或排山倒海,或细雨和风,这就是建始丝弦锣鼓的魅力。

建始丝弦锣鼓,又叫北乡丝弦或长梁丝弦。相传清朝嘉庆年间,昆曲艺人李世高流落建始长梁,把昆曲、唢呐曲牌与本地的耍锣鼓和薅草锣鼓糅合在一起,经数代民间艺人传承和发扬至今,形成了现在的建始丝弦锣鼓。从形成至今,建始丝弦锣鼓已有200多年历史,被誉为土家人的交响乐,是湖北传统音乐文化中的一朵奇葩,现已被确定为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去年7月,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民歌世界》栏目对建始丝弦锣鼓做了详细推介;今年3月,部分建始丝弦锣鼓艺人又走进央视演播厅,参与节目录制,不久将在央视一展风采。目前,各级党委、政府正通过各种途径力推建始丝弦锣鼓走出大山,走向全国乃至世界。美国湖北工商总会加州分会会长、二胡演奏家孙邦春到长梁乡考察丝弦锣鼓之后,兴奋地寄语长梁:“要通过经纪人,让丝弦锣鼓走向世界。”央视编导莫利根·巴特尔亲临建始拍摄丝弦锣鼓时说:“应该让建始丝弦锣鼓到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奏,西方人就喜欢交响乐!”

建始丝弦锣鼓博大精深。在其发展演变过程中,人们把山歌、昆曲、皮影戏和锣鼓糅合在一起,在不同场合中,打累了就吹,吹累了就打;“喊戏”的人累了就用唢呐代替。演奏、创新,在变化中出现了吹打弹唱合为一体的奇特少有的民间音乐——丝弦锣鼓,因此产生了众多牌子与曲目,有土家本地吹打曲牌、曲牌体的唢呐曲牌以及板腔体的戏剧音乐,有纯打击乐曲牌,有诸如“道士令”、“换头”等一些本地吹打乐品类。同一曲牌名打法不同,比如 “节节高”等曲牌体的吹打牌子,是建始曲牌体系的戏曲音乐旋律之一。曲牌体的唢呐牌子有“水龙吟”、“山坡羊”等30多个牌子,由京胡、京二胡、月琴、竹笛等乐器伴奏,由于加进丝竹乐器,民间把这部分板腔体的戏剧音乐称为“丝弦”。

长期的实践与探索使丝弦锣鼓成为一门独特的文化艺术,从乐器到曲牌演奏都极具特性:吹奏的唢呐由本地工匠打造,胡琴由艺人自制,传承以口传心授为主。

建始丝弦锣鼓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精神产品。至今,在建始丝弦锣鼓发源地长梁乡,丝弦锣鼓表演是最为重要的文化活动,红白喜事上以助兴,显示着山村人家的富有和殷实,酣畅淋漓的演奏,反映了乡亲们快乐的生活。丝弦锣鼓吸引着大山里的人们,建始丝弦锣鼓成为群众喜闻乐见的精神产品,历代有汤氏名师、尹氏三杰、肖氏后俊等表演名师。

新中国成立以后,党和政府十分重视民族民间音乐文化艺术的传承与发展,丝弦锣鼓得到了长足发展,曾多次作为建始县民间音乐艺术的特殊代表,出现在省、州、县的各种庆典和调演舞台。1983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专题录播了建始丝弦锣鼓;以建始丝弦锣鼓曲牌为基础改编的丝弦歌曲、丝弦剧也多次搬上舞台。如《秀梅的婚事》(1978年)、《一往情深》(1984年)、《糊涂官断案》(1987年)、《沁园春·香港回归》(1997年)、《两代警嫂唱新曲》(2002年)、《霸王出征》(2003年),这些曲、剧目在全国、省、州、县舞台上演出并获奖,被列入“八五”期间艺术科学重点项目全国民间音乐文学艺术十大集成,对丝弦锣鼓收集、整理起到决定性的推动作用,由此产生了以“丝弦锣鼓”曲牌为主要内容的《中国民族民间器乐集成·湖北卷·建始分卷》,被湖北省集成史志办公室评为一级卷本。2001年,文世昌、袁希正合著的《建始丝弦锣鼓》出版。

目前,建始丝弦锣鼓处于后继乏人的境地。“打锣鼓的人越来越多,会丝弦的人越来越少;教锣鼓的人越来越多,名师越来越少。”州民间艺术大师肖茂荣2004年离世前这样感叹。在丝弦锣鼓发源地长梁乡,丝弦锣鼓艺人的年龄大多在50岁以上,正面临着人才断层。即将退休的教师、多年从事丝弦锣鼓表演的刘明俊,正在努力运用现代科技手段教学与传统教授徒弟相结合的办法,传承这门民间艺术。4月25日,刘明俊对笔者兴奋地说:“再过三五年,就会有一批丝弦锣鼓演奏高手在我的弟子中间产生。”丝弦锣鼓艺人期待着有更好更多的人才脱颖而出,从而使建始丝弦锣鼓走出建始大山,走向全国,走进世界音乐殿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09: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资料来自网络---
 

在建始县高坪镇花园村十组,一支女子锣鼓队在乡间迎来了罕有的“收视率”。当地一位80多岁的老人感叹说:“活了一辈子,只听说男人打锣鼓,从没看到过女人打锣鼓。”一支小唢呐、两支大唢呐被三个女人吹得悠扬悦耳。花园村70岁的老鼓手熊学龙介绍,南乡锣鼓表演像这种里三层、外三层围观的场面已经有30多年不见了。

坐了多年冷板凳的南乡锣鼓为何重新露出“火”的苗头?翻开历史,让许多奇谈趣事来解读其中的缘由。

南乡锣鼓技艺偶得于一河南师傅

建始丝弦锣鼓有两大派:南乡、北乡。“北乡”的发源地在长梁,长梁在建始县以北,因此称北乡锣鼓。自1981年起,北乡锣鼓得到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的重视,得到保护、挖掘和整理,建始县于2001年4月出版了《建始丝弦锣鼓》一书。2004年,长梁乡被州政府命名为“民族民间文化生态保护区”。2006年,北乡锣鼓被申报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主要传承人肖茂荣、肖远游被州人民政府命名为“民间艺术大师”。

“南乡”的发源地在高坪镇干沟村一组箱子井,箱子井因一口永不干涸状如箱子的水井而得名。高坪是建始县东大门,为何发源于此地的锣鼓叫“南乡”锣鼓呢?

两百多年前,建始高坪、三里、红岩等地盛行秧歌锣鼓,一般由4人表演:一人击怀鼓,一人鸣大锣,一人打锣,一人耍手帕。表演场地或在农家厅堂,或在房前院坝,或在田间地头。表演者来回穿梭,或扭或舞,说词唱腔大多即兴创作,其歌词自由诙谐极富情趣,是很受农民欢迎的一种文艺表演形式。

当时,干沟箱子井有一个势力强、人称“文武双全”的郭氏家族,郭氏族中的郭祖舜特别爱好文艺,吹拉弹唱俱全,人称“文秀才”,老兄弟郭祖舜、郭祖尧俩共有7个儿子:郭德林、郭兴杰、郭德轩、郭德猛、郭德勇、郭德刚、郭德强。其中,郭兴杰自幼随叔叔学秧歌锣鼓及其他乐器,于1920年在家开设学馆,教授私塾。

一日,郭先生课间歇息时吹笛,见外面站着一陌生听众,头发蓬乱,衣着褴褛,一打听,方知此人来自河南某戏班,因家乡附近的黄河发大水,戏班在逃难中解散而流浪至此。眼前这位流浪人姓单,郭先生非常同情他,便将其收留,并酒肉相待。郭先生心地善良,为人厚道,单某深感无以报答,见郭先生特别爱好文艺,于是将随身携带的戏班演奏的工尺谱拿出来,教郭兴杰演奏。该工尺谱由300多片竹篾以麻绳连接而成,正反两面刷有生漆,尺谱一面有“多、里、郎”等符号,另一面有“○、×、-”等符号,一面是吹的,一面是打的。虽然郭先生酷爱文艺,却看不懂这些符号,经过单师傅指点,郭兴杰叫来了郭德林、郭德猛及表兄杨科远、杨高远,让他们分别操持鼓、大锣、钹、唢呐、勾锣等乐器。在学习过程中,单师傅注意将本地秧歌锣鼓糅合进来,形成了箱子井锣鼓独特的风格。锣鼓学成后,单师傅不辞而别,从此无影无踪。因单师傅来自于河南,心存感激的郭家便将箱子井锣鼓命名为“南乡锣鼓”。

演变:越来越火进北京

单师傅离去时并没有带走工尺谱,郭兴杰一有空就抱着这个竹笺琢磨,总觉得这个工尺谱上的符号生硬。揣摩来揣摩去还是弄不出个究竟,便邀兄弟郭德林、郭德猛等反复切磋,用不同的手势照着工尺谱上的符号敲打。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揣摩出一些路径,而且根据工尺谱中所表述的钹两副、唢呐两支、锣三支,边摸索边练习,演奏人员由5人增加到8人,由原来的单钹单吹到双钹双吹进了一大步。郭氏兄弟学艺十分刻苦,郭德猛学的是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勾锣,但是他勤学苦练,把勾锣抛到空中离手近一米高,然后蹦起来打“飞槌”。有时锣飞在空中,悬空追敲四下,成为一道靓丽的演奏风景。郭师傅的槌不单是打锣,还打人!谁要是在演奏中出一点差错,背上必是猛挨一下,那便是郭师傅的警告加处罚。

他们的勤学苦练换来了高超的演技。1955年,恩施专署组织锣鼓大赛,南乡锣鼓获得了第一名。1957年,郭兴杰之子郭自军、郭德林之子郭自鄢等4人组成南乡锣鼓表演队,由县文化馆选送到省城排练几个月后,当年9月随省100多人代表团进了北京,参加了有28个民族1300多名演员参加的“百花齐放”民族歌舞展演。这次演出很成功,演员们受到了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他们捧回了奖状和奖品:一大一小两支唢呐、两副钵。从此,南乡锣鼓在巫山、巴东等地演出,走到哪红到哪。一次,在为人送喜匾时,观看的人把板壁挤垮了。在高坪小水田送葬时,观看的人把楼都压垮了。此后,在人们的婚、丧、嫁、娶、乔迁、寿宴等红白喜事上都有南乡锣鼓队的身影。

家训:南乡锣鼓严禁“出井”

郭氏家族历来团结互助,在当地成为美谈。但是,他们的南乡锣鼓早在第二代传人郭兴杰的演奏时代就有严格的家规,严禁南乡锣鼓“出井”,其班子组成人员除郭家外就是他们的亲舅舅之子杨氏兄弟,用他们的话说是教了徒弟饿了师傅!到20世纪60年代初期,郭氏家庭终于出了个“叛徒”。

1963年,箱子井南乡锣鼓队到高坪镇花园村李家送葬,居然神出鬼没地冒出一个锣鼓班与箱子井锣鼓打得一模一样,于是,郭德林、郭德猛等刨根问底。一再追问下,郭兴杰之子郭自军不得不招供:半年前,他以在小队请假外出搞副业为名,躲到花园村去教锣鼓。为防外人知道,他们将锣鼓用布包着,以免发出声音,躲在山洞里,教了20多天。这还了得!郭德猛拍桌子一巴掌:“把郭自军拉出来给我狠狠地打。”东道主慌了神,与都管出面说好话,才免除郭自军现场挨揍,但回家后,郭自军还是遭到了严厉的家法惩治。这一时期是南乡锣鼓演奏的鼎盛时期。

不几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南乡锣鼓遭到暴风雨般的袭击。

从文革破“四旧”开始,南乡锣鼓即被列为“牛鬼蛇神”,从此,箱子井南乡锣鼓开始走入低谷。但南乡锣鼓仍然在人们的心里有着重要的地位,郭氏家族在北京演奏获得的奖品先后被人“偷”走,两副钹被人换走,郭氏兄弟的演奏盛况从此销声匿迹。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喜爱南乡锣鼓的人们又悄悄地请师傅传教,郭兴杰之子郭自军、郭德林之子郭自炎、杨科远之子杨万国等开始授徒,慢慢地,“锣鼓热”卷土重来。那是大集体年代,几乎每个生产队都定制了一套锣鼓乐器,有一个大堂鼓,有一班锣鼓队员,送公粮、送兵等都要打锣鼓。郭自炎身背75公斤化肥去送公粮还边吹着唢呐。

师傅教徒弟,徒弟教徒弟,很快,就有近百个锣鼓班子遍布高坪及周边乡镇,但同是南乡锣鼓的传人,这些锣鼓汇集在一起,没有一套打法与原汁原味的箱子井南乡锣鼓相吻合。为啥?因为郭家家法规定,传徒时总是想方设法改变一些打法或调子,因此后来的南乡锣鼓可以说是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形成了“天女散花”的格局。

搜集:几经周折遭遇尴尬

1980年,省文化部门一位姓陈的女工作人员,在县文化馆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箱子井,把郭自炎、郭龙炽(郭德猛之孙)、郭龙聪(郭自炎之子)招到高坪镇文化站,向他们道明了搜集、整理、保护南乡锣鼓的必要性和重要意义。在征得他们同意后,第二天就把他们三人召集到恩施专区文化馆。当时的社会平均工资为1.26元/天,文化部门却付给他们每人每天3元钱的工资。15天后,南乡锣鼓整理完成了80%的初稿,到第16天的清晨,郭自炎把儿子和侄子叫到厕所里悄悄对他们说:这事千万搞不得,他们搞去了我们就踏摊子了!于是,叫两个后辈先一步走到约定地点,郭自炎将整理的初稿一篇不留地装进了自己的口袋,溜掉了。之后,县文化馆和县民宗局工作人员多次来箱子井,试图搜集整理南乡锣鼓,都没问到个究竟。问及工尺谱,答案只有一个:被虫蛀掉了!随着第三代艺人郭自炎等先后辞世,箱子井南乡锣鼓濒临失传。

抢救:五年追踪不言弃

自2006年起,在县药监局工作的锣鼓爱好者毛昌恒定下了“抢救南乡锣鼓”的计划。从此,每逢节假日和周末,箱子井及周边地带都有他忙碌的身影。期间,他走访艺人30多个,走访农户100多家,还特地约定了部分信息员为他传递信息,只要有人在红、白喜事上邀请锣鼓队,他都想办法到现场采访、收录各种音像资料,并通过与郭龙炽、郭好旭等艺人真诚交友,使他们明白了南乡锣鼓“不外传”濒临灭绝的危险性。

五年锲而不舍,毛昌恒搜集整理了1万多字的文字资料,南乡锣鼓的120多个曲牌,现已搜集整理60多个,由干牌子、竹路调子、坐堂调子、丝弦、围鼓等五大部分组成。2010年,在县文体局、县民宗局的大力支持下,南乡锣鼓被纳入保护计划,并被列入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项目。

未来:重振旗鼓不是梦

尽管文革时期南乡锣鼓被划成“地下俱乐部”逢会必斗,但是自幼好跟着爷爷郭德猛听锣鼓的郭龙炽仍把锣鼓与自己的生命看得同等重要。

那是1982年,郭龙炽在龙坪下棋棚乡送葬时看到一面好锣,想向主人家购买。当时主人家出价150元,因为没有挣钱的来路,郭龙炽只得向六七家农户借了500多公斤粮食卖掉后凑齐了钱,买下了这面心爱的锣。用他的话说,就是“宁愿肚子饿,不能不打锣”。第二年,他又花150元买了两副钹。为了这300元,他束紧了好几年裤腰带才把账还清。

箱子井锣鼓有着独特的魅力,70岁的熊学龙前年患急性脑膜炎,生命垂危之际,已经不认得身边的亲人,却还不停地做着一件事:手在身体上打着锣鼓的节拍。这让所有在场的人都十分吃惊。

除熊学龙等得到了郭家真传外,村村寨寨的南乡锣鼓班子基本都是“半调子”。为了走出这个困境,在毛昌恒的劝导下,郭龙炽终于解开了郭家锣鼓“不出井”的禁锢对外授徒。在赤沙地村教第四班徒弟时,当时春耕正忙,徒弟们把他“扣”在学习场地,一教就是三十多天。他们的口号是,不学精就不准老师回家。郭龙炽根本不知道徒弟们的家属早就偷偷到他家帮他把田挖了粮食种了,到“出师”那天,徒弟们给师傅披红挂彩,锣鼓喧天把他送回了箱子井。

郭龙炽先后教徒30多班。近几年,随着村民外出务工,在家的青壮年男子已不多,但人们对南乡锣鼓的喜爱不减,先后有三支自发组织的女子锣鼓队请郭龙炽教授绝艺,花园村十组女子锣鼓队便是第一支。

南乡锣鼓正以崭新的姿态走向未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09: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州民间艺术大师---肖茂荣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8-13 9:31:58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09: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州民间艺术大师---肖远游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8-13 9:34:08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09:3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建始丝弦锣鼓(顺谈关于建始旅游开发的话题)

http://book.kongfz.com/7294/107801270/这是买书地址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8-13 9:38:28编辑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8-13 09: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么 于 2011-9-9 09:08 编辑

P1140671.JPG
这本就难得找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删帖申请|注册协议|小黑屋|社区公约|手机版|建始网 ( 鄂ICP备05004864号

GMT+8, 2017-9-25 07:01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